理想之劫

原创 文/崔力文 时间:2020-01-03 10:14

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进入2020年已有几天时间,温度骤降、寒流袭来,感受到的只有冬天的凛冽与刺骨,想必此时的李想与他的理想汽车亦是如此,深深体会到汽车行业带来的残酷与恶意。

如往常一般打开汽车之家网站,浏览游记板块时,偶然看到多年前的李想带领车家一众高管踏上赴美IPO之路,那是怎样的风光无限,作为中国最早一批汽车垂直类门户网站创始人,李想身上承载了许多汽车爱好者的情怀与寄托。当他选择离开的一刻,汽车之家早已物是人非。

或许是对车圈仍有留恋,或许还有更大的“野心”,离开车家后的李想再次选择一条异常危险的道路——创建“理想汽车”。不同于运营门户网站,汽车行业经历百年发展,其中所蕴藏的规律与法则远比想象中复杂,对于资金门槛的要求也要高出几倍。

对于种种困难,李想或许早已有所准备,仅从现价段的结果而言可谓“喜忧参半”。经历四年零五个月努力之后,理想首款量产车型理想one终于赶在年末实现交付。虽然相比头部新势力品牌已然姗姗来迟,但是好在最终结果足够令人欣喜。在这个新势力“虚火”逐渐熄灭的年份,能够交车至少证明是在“造车”。

但是就在刚刚越过交付之门后,理想汽车再次迎来“劫难”。产品质量问题、银行贷款风波、股东大范围撤资,各类负面接踵而至,甚至大有超越友商蔚来起初刚刚交付ES8所背负的舆论与压力之感。

虽然理想汽车已经竭尽全力处理负面、降低舆情,但是对于脆弱的新势力造车而言,犯错就会被无限放大,何况接连犯错?李想入局造车后带来的第一份答卷,让人深切感受到“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的真谛。

走过的坑,成了来时的路

门户网站盛行时期,我们总是比较汽车之家与易车的好坏。当热度褪去,两家网站的掌门人不约而同的选择“造车”作为新方向,我们又开始比较理想与蔚来的强弱。或许正是这样的命中注定,李想与李斌这对好友,未来依然还会被放在一起比较。

“对我们来说有一个好处,可以看到很多前面企业犯的一些错误,我们希望能有效地避免这些坑。”这是李想对于新势力首批交付者遇到困难的评价,也是对于理想汽车自身的告诫,但从交付后的实际表现来看,这句回答好似成为“空话”。

理想one交付先后遇到两起质量问题:中控仪表出现“排放系统故障”报警,最终确认为空调系统三通阀自身诊断机制导致的误报警;车主在驾驶中接触自适应巡航后无法进行提速,最终确认为交付人员在车辆PDI阶段没有解除物流模式所导致。

虽然在问题出现后理想汽车均在第一时间对外公布处理方案,但是一家车企不能总是指望问题发生再去解决,而是需要尽快排查与预防。同时,亦如第一类故障或许还不是十分严重,可以定性为传感器故障。而第二类问题,对于车主人身安全显然已经产生威胁,如果发生意外后果不堪想象。对于秉承“工程师思维”的理想而言,各类质量问题频发令人感到颇为讽刺。

除质量问题外,部分车主在选择中信银行金融购车方案时被拒,不得不更换其它银行并重新进行贷款申请。尽管理想汽车给出了“紧急解决方案”,但似乎并不能让焦急等待提车的预定车主们满意。虽然最终波范围较小,但也从侧面反映出对于交付理想好像并未做好周全准备。

“我们还很弱小。”对于贷款风波能够感到李想深深的无奈,但是作为领袖压力必须承担。至于被爆注册资本下调、多位投资人退出,更让理想汽车雪上加霜,不免令资本市场对于它的未来产生怀疑。

一年之内三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更多还是因为“力帆汽车”拖累所致。对于理想而言,试图指望一家自身难保的车企理清旧债,好似“天方夜谭”。如果不能尽快解决债务问题,未来还会有着更多羁绊困扰理想汽车。

2018年,当蔚来ES8交付遇到车机系统BUG、动力电池故障、车辆自燃等问题时,整个行业对于它的批判让李斌焦头烂额,好在最终度过难关,其第三款量产车型也将到来。此刻的李想或许有着一年之前李斌极为相似的感受,但是结局能否相同?仍然不得而知。

“走过的坑,成了来时的路”,或许是李想与他的理想汽车境况的最佳描述,但是回归本质,当亲眼见到上海街头驶过的“理想one”时,还是希望它能愈发向好,尽快回归正轨。

一份迟到的答卷

每当看到理想汽车再次登上热搜,不禁反问是否它以错过新势力造车入局的最佳时机。随着消费者与资本市场愈发成熟,人们对于新势力的审视标准相比从前提升不止一个档次。“理想one”或许只是李想对于各种期待交上的一份迟到的答卷。

其实,成立于2015年的理想汽车,仅从出发而言并不算晚,与蔚来、威马、小鹏可谓统一起跑线,不过出发后的方向却产生偏差。当其它对手都在争分夺秒打造首款纯电SUV时,理想汽车却选择首先打造一款类似与老年代步车的SEV小型电动车作为切入点。相比SUV,轻量化的SEV研发门槛较低,可以快速投放市场,布局出行市场,这是李想对于它能够成功的考量。

只是未曾料到滴滴出行与行业法规的双重打击,彻底破灭李想的幻想,SEV项目最终只能草草收场。而这一年,其余三家新势力造车早已抓住机遇实现交车迅速抢占市场分额,政策方面也赶上补贴退坡前令所有新能源车企倍感幸福的“红利期”。

不过李想并未轻易放弃,而是盯住用户购买新能源汽车核心痛点——里程焦虑,全力打造旗下第二款采用增程驱动方式的SUV车型。据《2019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消费者在购买新能源汽车时,最关心的问题分别为续航里程、电池安全、以及充电体验(快充)三个方面。采用增程驱动的理想one最终可以实现综合NEDC续航700+的表现。因此,技术上的独辟蹊径也不失为一种聪明选择。

但问题在于,目前市场主流新能源方式依然以纯电为主,消费者对于增程的接受程度并不高,此前采用增程驱动方式推出车型的宝马与别克最终均已失败告终。因为燃油机的存在,理想one在后期保养、维修上的成本与难度相比纯电车车型也相对较高。

而其引以为傲的续航优势,随着动力电池技术的不断突破,目前NEDC续航突破500km以上的纯电车型不断提升,另外随着充电网络的完善,以“里程焦虑”为卖点的吸引力,将会逐渐弱化甚至消失。

同时,增程式电动车的技术瓶颈“高速低能”,理想one也一并需要面对。换言之,困扰电动汽车的高速能耗利用率低的毛病理想汽车也会存在。这也就是为何所有主机厂均未采用增程这种驱动方式,转而将“插电式混动”作为电动化转型下的过渡技术原因。

无论任何新势力造车,从公司创建到最终交付都像一场考试,而产品就是最终的答卷。理想one作为一份迟到的答卷,最终能够取得怎样的成绩仍存变数。但以目前种种不利因素来看,它所面临的挑战可能相比任何一家头部新势力品牌都要更多。

李想,因为历经10年所建立下的汽车之家,被许多人熟知。相比其它新势力高层,他有着更多的媒体资源与舆情把控能力,这也能让理想汽车身处负面之中总能全身而退。但是也让理想这个品牌从建立之初,就背负这更多人的情怀与期望。

此刻,理想汽车正在迎来交付路上的种种“劫难”。挺过去,就是阳光明媚,倒下去,就是万丈深渊。

分享到:
7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