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日短夜长 | 温故2019

原创 文/卫金桥 时间:2020-01-06 12:22

“谁在天上撒雪花?谁融化地上的冰块? 谁会把天气变好?谁又会把天气变坏? 谁让四叶幸运草在六月里生长? 谁熄灭了阳光?谁又把月儿点亮?”

今年年底的某一个时间,我准备悄悄地把DearAuto的创始人汪云青拉到一边,把十年之前那次约赌兑现的筹码稍稍压低。为此,在刚刚过去的元旦,给他快递了一箱家乡的紫荞酒,麻痹一下他的骄傲、也拉近些许距离。

虽心有不甘,但眼服口也服。2017年7月份,我还在专门写文章《是谁,在敲打你窗》向汪老师花式催债。按照那上半年的趋势,那年全年销2898万辆到3000万辆,也就是区区3.5%的距离。胜利看似触手可及,谁料惩罚迅雷而来。

还在为2018年2.8%的降幅唏嘘并心存侥幸?2019年加速下行惶惶而来!光景至此,我方深信:繁华已然落去,从此日短夜长。

面对更加不确定的2020年,中国汽车的成长动能和基盘彻底失去了吗?失去补贴的新能源市场2019年下半年掉头向下,All in电动车是不是一场没有未来的豪赌?

这些问题迫切而重要。找不到错误的起点,我们宁愿从不出发。

2019年加速下滑

2018年,车市寒潮直到漠河的坚冰融化的5月份才姗姗来迟;2019年,三亚油菜花刚刚绽放的2月初就迅疾幻灭希望。

2019年12月8日,中汽协最近的汽车销售数据显示,1-11月,汽车销量2311.0万辆,同比下降9.1%。预计2019年全年的销量约为2583万辆,预计下降8%以上。

强者恒强、弱者加速出局的“马太效应”在每个细分市场快速体现。2019年前11个月,合资品牌前十名的市场份额占比从去年同期的82.9%上升到85.8%;自主前五强的市场份额从2018年的55.7%提升到57.7%。市场冷暖,强者自强。

2012年因为遭受“钓鱼岛事件”而被迫放慢脚步,主动调整的丰田、本田和日产汽车成为2018年以来弱势中逆势增长的奇迹;大众汽车南辕北辙——一汽-大众借助强悍的SUV攻略和低端市场的捷达补位,完美逃离下滑区;而深陷骄傲和自满不能自拔的上汽大众,在2019年最后一个月,以一个惊愕的帕萨特“碰撞门”事件结束凄冷的2019年。

从2018年2.8%的降幅到2019年的8.7%*(预计)加速下滑,到底是什么导致中国车市结束30年繁荣而骤入寒冬?

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经济环境,日渐趋紧的环保要求和三四线市场失去成长的动力,被公认是导致2018年到2019年汽车一路下行的重要因子。

但是真相绝不止于此:浮夸的中国市场总量的预期、短期而多变的产业政策、自主品牌毫无准备的糟糕产品、合资公司大跃进的产能规划和豪华品牌无底线的价格战。是导致车市失去动能的罪魁祸首。

“马太效应”将弱势车企推向深渊,而重整之后的新强者将更好地适应下个回合的厮杀,成为新周期的扛鼎者。

可以肯定,虽然市场又将再度重现温情和新的弄潮儿,但那些消失在历史长河里的名字,将被光阴彻底封存,仿佛从未出现。

4000万辆害死人

汽车库存是万恶之源!但库存来自庞大的产能规划和海市蜃楼般的销售目标,最终,将指向10年之前盛行的“年销4500万辆”宏大而不切实际的预期目标。

2009年,中国车市以1364万辆登顶全球,并开始以所有人目瞪口呆地成长速度凌绝全球,这种摧枯拉朽之势,遮蔽了太多双慧眼。

卡夫卡说:“目的虽有,却无处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

徐和谊、徐留平等都在展望中国汽车扶摇直上4000万辆到5000万辆的云霄,诺贝尔经济学家Edward Prescott在2010年成都“全球汽车论坛”上吐沫横飞地鼓吹“中国汽车2030年有望达到7500万辆”。坐在第二排的徐长明老师忍受着这异域风情的唾沫,羞愧地看了一眼自己电脑里面的“中国车市年销量4000万辆”的PPT,一面情不自禁,一面又悲从心来。

必须要提一下2010年我和汪云青的那场十年豪赌。斯年广州车展,在君悦酒店顶层餐厅的晚宴上,受到群情激昂的未来预测的氛围感染。我谨慎又乐观地预测:2020年之前,中国车市有望阶段性突破3000万辆,但是最终会回到2500万辆总量左右维持均势;汪老师则属于悲观派,他判断:中国车市2020年之前不可能达到3000万辆。结果证实:更悲观者将胜出。

即便2019年车市跌回2600万辆以下,徐长明老师还在各种场合不厌其烦地推销他的“4000万辆”理论,看着他那些熟悉的PPT配方,再看看外面哀鸿一片的汽车市场,不禁悲从心中来,恨从胆边生。

聪明的企业并没有听经济学家,也没有理徐长明的PPT。从2010年到2016年,南北丰田仅仅在中国新增20万辆产能;一度准备大干一场的本田也在2015年碰壁之后果断延迟新工厂扩产;稍稍大胆的日产,也仅仅就是把东风旗下其余富余产能改造。

相反,被4000万辆灌了迷魂汤的北京现代、长安福特、神龙汽车一个比一个惨。大众汽车也hold不住梦想,2019年在中国已达成令人咂舌的600万辆。一汽-大众2019年跌跌撞撞、上汽大众单边下行,2018年大众汽车所达到的414万辆,极有可能是大众在中国的历史记录。

大众汽车多出来的200万辆产能,将是两家合资公司在未来日短夜长的岁月里挥之不去的惆怅。

向南而生

“我太南了!”忽地成为2019年彼此见面的问候语,对着手机那端的对话框调侃和自嘲,忽而成了时尚。

“国五”“国六”切换难、新势力造车交付难、传统公司卖车难、补贴退坡之后新能源增长难、2020届汽车传统专业毕业生找工作难、40岁的汽车销售代表下岗再就业难上加难。

好走的路已经在2017年之前全部走完了,日子自然越来越难。

为什么这么难?在《汽车公社》看来:

首先、2015年到2017年,因为政策强刺激和大量产品的弱效应,车市透支了未来;

第二、新车销量和新增就业人口强相关,2018年和2019年新增就业人口下降和隐形失业人口增加,导致了车市的新增购买力急速下降;

第三、2018年二手车增长17%和2019年二手车增幅预计在9%,导致了对低端新车市场的挤出效应;

第四、2018年到2019年,汽车的使用周转周期开始延长,数据显示,2018年比2017年延长了0.47年,推迟购车意愿非常明显。

如此种种,最终都会表现为两个明显的特征:消费理性升级、购买非理性延迟。

前者表现为更为实用和可靠的产品和品牌被追捧(日系)、以五菱为标志的低端车型被加速抛弃;后者则表现为:价格战方兴未艾、库存深度节节攀升。

车市难上加“南”(难),也在一路向南(南方)。

随着市场萎缩,但是“马太效应”继续在区域市场和品牌之间分裂。山东、河北和河南几个经济大省经济陷入困难,南强北弱的经济二元化也在加速分裂中国车市。

未来几年,以吉利、长安代表的南方本土品牌,以日系为代表的南方合资企业未来将继续扩大领先优势;以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和大湾区市场为核心的沿海南方市场将在中国车市中占据越来越重的比例。

谁占据南方,谁赢得先机。“一汽-大众2019年以来在南方份额提升接近2%。”去年11月18日,时任一汽-大众华南区域总经理的张强对《汽车公社》说。一汽-大众在日系大本营的虎口夺食,强硬地在2019年保持全年微增长,并与在南方节节败退的同门兄弟上汽大众走出一条完全不同的周期曲线。

《中日必有一战》中,《汽车公社》预判:随着未来东亚经济一体化和全球汽车未来十年深刻变化,以“混动+电动”为核心驱动力的日本汽车将在中国市场继续跑马圈地,有望在中国汽车市场的份额从当下的20%左右攀升到最高30%,但是最终逐步放弃在低端市场与中国品牌的争夺,在2030年左右,逐步主动回到25%左右,形成仅次于中国本土品牌的第二势力。

巨人的三岔口

这一年,《汽车公社》讲了许多故事:有下跌的故事、也有逆势增长的故事;有怒其不争,更有哀其不幸的故事;有人的故事,也有春天的故事。

我不准备继续调侃安进先生,我也不再触碰那些把传奇的捷豹路虎卖得如此糟糕、却还在变着法子彪炳自己的人那脆弱而敏感的内心。历史将公证地把他们抛弃在故纸堆里面,独留浮夸和拙劣的背影。

这些年,成绩和数字来得如此夺目而容易,这磅礴之势,让多少繁华如烟花般绽放,又让多少人幻象顿起。

错把井喷当常态,错把平台当能耐,这些每个平常人容易犯的错误,在这繁花似锦的好年岁里,一犯再犯。

但是业因果报迅疾而来。残酷淘汰赛中,强大如上汽集团已在2019年迎来转折。2018年销量达到史无前例的705万辆巅峰之后快速下坠,2019年预计跌至610万辆左右,由于核心支柱上汽通用和上汽通用五菱持续看衰,未来三年,上汽跌至500万辆以下是大概率事件。

诞生于1969年、2010年超越一汽,跻身亚军的东风公司去年低调的迎来了50周岁庆典。去年的许多月份,一汽的销售数字实际上已经无限接近东风。2015年以来,因为种种原因,东风的顶层设计出现严重迟滞和误判,不仅在自主整合,新能源发展战略上毫无起色,神龙汽车的“天灾+人祸”崩溃式下滑让人瞠目结舌。

反观徐留平执掌一汽以来,以“红旗”为抓手,一汽在红旗、商用车和合资业务上接连逆势上扬。坐拥大众和丰田两大强大的合资伙伴,即便奥迪出现冲锋无力的局面,但在2020年超越东风,2023年威胁上汽的龙头地位,来势汹汹。

2019年11月份中保研的帕萨特“碰撞门”爆发,掀开了上汽旗下核心单元上汽大众的最后一片遮羞布,而看似是产品质量的事件,实则是整个上汽集团多年的傲慢的代价。而红旗10万辆的狂飙与一汽的逆势上扬,则昭示着强大的国有资本在一个强大的领导者的推动下,“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中国模式,仍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

自主三巨头吉利汽车、长城和长安汽车有惊无险地度过了2019年,但三家翘楚各有各的疼。吉利汽车的现有人才储备、资金现状和研发储备无法在漫长的冬日里支撑如此庞大的体系;长安汽车的漫漫长夜,要不是被CS75 Plus顽强破晓,公司将彻底离开第一梯队;长城汽车哈弗F7系成为2019年灰冷的夜色中“最靓的仔”,但是WEY的毫无起色,长城汽车的品牌突围之路,和领克一样,路比心长、梦比脚远。

江淮和众泰?苟延其实是一种更深的痛;猎豹和幻速的死亡,何尝不是一种的解脱与永生!

“摇篮在地狱的上空摇晃”

摇篮在地狱的上空摇晃。”《汽车公社》去年年终盘点的时候,展望2019年,在迷茫和下跌中,带着悲悯和不屈,继续顽强地寻找通向未来的希望。

多么感谢这一次如此果决而无情的出清,它洗净铅华,让岁月沉淀;它驱除劣币,让良者瞩目;它怯魅未来,让规律和敬畏散发出智慧之光。

“2019年不是车市最困难的时候,因为现在很多公司的盈利情况还不错,等到这些公司的盈利都不能确保了,那时候才是真正困难。”2019年7月份,面对史无前例的-16.5%的负增长,吉利汽车总裁安聪慧说。

“2020年和2021年,丰田在中国会面临双积分和CAFC(咖啡法)的巨大压力,如果按照积分计划的实施,盈利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丰田中国执行副总经理董长征2019年12月27日下午,展望未来时,无不担忧。

一家是自主品牌的翘楚,一家是风头无二的强势合资品牌,面对未来的不确定,已然在做着最坏的打算。

领先者居安思危,危局中戒奢以俭。2019年12月28日晚上,蔚来的LOGO、李斌的笑容与“Belive in Better”的誓言,比肩而立在硕大的深圳体育馆上,一万多车主自费前往“NEO Day”(蔚来日),为困难中的李斌打call,为中国电动未来站台。

为什么马斯克可以引领特拉斯在过去15年突破一次次危机,而不给带着同样梦想的蔚来和李斌一次“失败的机会”?虽然饱受无数次的质疑和资金危机,但是已经成为距离特拉斯最近的蔚来,在所有新势力中最配得上成功的一家。

“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10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10年里最好的一年。”这些人云亦云的鸡汤对帮助我们穿透未来丝毫无益。

发轫于2000年的中国汽车井喷式增长已经在2017年结束,但中国汽车文明的进程并未终结,经历2018年到2022年挤压式市场出清之后,庞大的市场基础和“良币驱逐劣币”,一个更加理性和高质量的中国车市将继续向在2030年冲刺年3000万辆坚定迈进——为此,是不是又可以和汪云青赌上一把?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在《诉说和记忆》中以强烈的反差暗示着生死兴衰的相互转化:“摇篮在地狱上方摇晃。”正如失去的背后,却又蕴含着新一轮的萌发因子。我们为何忘了从冰雪冻土的罅隙里,去寻找那一弯充满希冀的嫩绿新芽?

在“温故2019”的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个儿童绘本《田鼠阿佛》的故事:

“谁在天上撒雪花?谁融化地上的冰凌?

谁会把天气变好?谁又会把天气恶劣?

谁让四叶幸运草在六月里生长?

谁熄灭了阳光?谁又把月儿点亮?”

从吴淞江的初秋到黄浦江的寒冬里,《田鼠阿佛》是孩子们的最爱,我和他们妈妈一次次不厌其烦地一起阅读着五只可爱田鼠的故事,它谆谆教导每一个人:只要你在春季里采集过颜色、夏日里收集阳光、秋收时采集词语,即使在最寒冷最黑暗的冬天,闭上眼睛,眼前也会出现太阳的金色光芒,缤纷绚烂的田野,以及流淌的诗意。

诗人兰波说:“只要我们怀着火热的耐心,到黎明时分,我们定能进入那座壮丽的城池。”

所以,即便未来日短夜长,温暖、光明、和面对困难的勇气,永远是生命中生生不息的力量。

关于2020年的市场预测、趋势和大事件讨论,请关注1月底2月初推出的《汽车公社》年度策划:《2020∣格局与趋势(上):时间的敌人》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