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特斯拉很好,但我选保时捷Taycan

原创 文/崔力文 时间:2020-02-18 12:35

全球电动化的滚滚浪潮已然袭来,未来对于亦如“究竟是选Model S还是保时捷Taycan?”这样的讨论只会更多,因为那将是对于“逐浪者”最好的肯定与褒奖。

伦敦眼摩斯密码、24小时挑战赛、纽博格林赛道刷圈、航母甲板极限测试......不可否认,保时捷首款纯电轿跑Taycan上市之初一系列博得眼球的疯狂预热为它带来了巨大声量,也为其附上一种传统车企正式“挑战”特斯拉的使命。

特斯拉作为全球新能源车企的前哨,面对宣战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将轻度改装后的Model S一次次驶入纽博格林,压着与Taycan相同的“路肩”,试图超越后者创下的最快圈速,而铸就这一切的根本,还是特斯拉这家非传统车企对于事物的极值追求。

在近日曝光的特斯拉员工入职手册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们是特斯拉,我们正在改变世界。我们愿意重新思考一切;我们是一家高科技公司,与其他高科技公司迥异;我们也是一家汽车公司,与其他汽车公司迥异;我们与众不同,我们长于如此。与众不同让我们去做没人能做的事,做别人告诉我们不可能的事。”的确,相比老牌车企更多的条条框框,特斯拉总能带给人一种另类之感。

所以在我们讨论“究竟是选Model S还是保时捷Taycan?”这道伪命题时,更像是在“电动化”转型背景之下,将特斯拉超前的产品体验、相对迥异的公司运营模式与保时捷更加传统的车型与制度相互比较。

最终或许没有一个标准答案,因为每个人审视这道命题的角度与评判标准都不相同,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二者谁更出色,就像记者在《2020,谁来阻击特斯拉》一文中所说,我们最终得到的都将是一个“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全球新能源市场。

“我认为电动汽车在下一个十年将成为主流,但现在来看,它们的续航里程还是有一点少,当然这些附加的负担终将消失。考虑过所有方面之后,我们认为乘用车是最有希望。”这是近日比尔·盖茨在接受全球最大的科技自媒体之一MKBHD采访时,所表达对于未来新能源市场的看法。

之后,他也风趣的透露自己刚刚购入一辆保时捷Taycan纯电轿跑,“我刚刚买了一辆保时捷Taycan,我知道它是一辆很贵的豪华车,但它真的非常酷,我很享受开它的感觉。”

虽然主持人没有问出2019年汽车行业最具话题感的问题之一,“相比保时捷Taycan,为何没有选择特斯拉Model S?”但是能够的到比尔·盖茨对于新能源行业的认可与未来前景的看好,已经足够令人欣慰。

其实,就在一年之前MKBHD对于比尔·盖茨的另一次采访中,后者就已表达自身对于特斯拉的看法,“特斯拉造出了非常神奇的产品,但他们的产品还只是占据了很小一部分的份额,定位依然处于豪华车领域。今年他们开始失去 7500 美元的联邦购置补贴,这也会使他们的处境更加艰难。”

同时,比尔·盖茨还表示,随着电动汽车愈发成为主流,越来越多的车企将会加入“战场”,对于特斯拉而言,若要继续向上唯有不断地往更低价位的市场走。但是回顾特斯拉2019年最终表现,却与比尔·盖茨的预测出现一定偏差。因为无论销量、产品还是利润,特斯拉都在不断进步。

此外,比尔·盖茨的“忠告”或许仅仅局限于美国本土市场,却忽略了海外市场带给特斯拉的高额回报。2月14日,在特斯拉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特斯拉2019年于中国市场的总营收为29.79亿美元,同比增长69.55%。

除中国之外,荷兰、挪威分别作为特斯拉去年海外第二大、第三大市场,分别营收15.9亿美元、12亿美元,相比2018年的9.65亿美元、8.13亿美元均实现一定幅度增长。

至于特斯拉未来究竟是否会再造一款定位更低的电动汽车,马斯克早已给出答案,“会,但是不现在。”

因为受时间与规模的限制,对于特斯拉这样一家对产品有着极值追求的公司来说,目前还无法用更低的成本集合更多的技术于一部定位低于Model 3的电动汽车之中。但是不久之后这样的“愿景”定能实现,就像手机行业历经30年的变迁,已经再往“售价更低,功能更丰富”的方向发展。

总之,无论比尔·盖茨还是埃隆·马斯克,无论保时捷还是特斯拉,都在积极推动各自领域的不断进步与发展,所以对于他们只有敬佩。同时,全球电动化的滚滚浪潮已然袭来,未来对于亦如“究竟是选Model S还是保时捷Taycan?”这样的讨论只会更多,因为那将是对于“逐浪者”最好的肯定与褒奖。

分享到:
3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