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封城”3天后,宝马、PSA、捷豹路虎遭遇零部件断供危机

原创 文/林嘉浩 时间:2020-02-27 12:14

停产还是复工?FCA遭遇零部件断供危机。

不只是中国受到冲击,在意大利受到疫情影响之后,当地汽车供应商也遭遇了停产危机。

2月24日,8小时内,3人死亡;3天激增至157例;意大利已成为欧洲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为抑制疫情扩散,意大利政府此前已下令封锁伦巴第、威尼托等地11个城镇。而行政令未涵盖的城市克雷莫纳,在出现本地确诊病例后也宣布“封城”。

然而这也影响到了当最大的汽车企业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然而就在封城后的3天,FCA集团获得了从意大利北部某个地区的一家供应商处取回关键零件的许可。

自星期一以来,MTA的总部和主要生产中心位于米兰东南60公里(37英里)处,在该镇成为冠状病毒爆发的中心,该暴发导致12人死亡和370多例确诊病例,该中心自周一以来一直关闭。意大利当局下令在科多诺(Codogno)和附近9个城镇的工厂暂停不必要的活动,以帮助防止该病毒的传播。禁止人们进入或离开城镇,这也直接导致MTA的停产。

MTA的Codogno工厂生产保险丝盒等低技术电气部件。根据MTA的说法,他们是给FCA供应该零件的唯一来源的。正是因为MTA Advanced Automotive Solutions无法交付重要的电子零件,FCA在意大利的三个汽车工厂以及与PSA 的合资商用车工厂面临停产的威胁。

MTA表示如果其再不进行零部件的补给,FCA在Mirafiori,Cassino和Melfi的工厂及其与PSA的Sevel合资企业都将耗尽MTA零件。MTA首席执行官安东尼奥·法尔切蒂(Antonio Falchetti)说,由于该工厂的停产将有可能对汽车制造商的生产造成停产。

供应商称,雷诺,宝马,PSA集团和捷豹路虎也可能受到打击。雷诺的一位女发言人证实,MTA作为供应商确实影响到了他们的生存,而雷诺供应和采购部门正在评估情况。而宝马表示正在监视局势,但在寻找所需零件方面仍遇到困难。

所以FCA马上向政府申请取货,意大利政府当地代表签署了豁免书后,FCA从一家外部承包商那里派了一辆卡车来收集零件。FCA的一位发言人也证实,已获得豁免,允许汽车制造商进入MTA工厂。但是,FCA目前不打算在意大利因病毒爆发而关闭任何工厂。

法尔切蒂说,他已请求意大利当局批准重新开放科多诺工厂,法尔切蒂表示当局仍在评估这一要求。目前该厂的600名工人中有60名重新开始生产。这60名工人住在禁区。

MTA表示,返还将在大面积的区域进行,并将每天核实每名工人的健康状况。它说,MTA已经在其位于上海的中国生产厂中对该病毒进行了处理,“因此,它知道了继续生产以确保其工人完全安全所需的所有程序”。

对于意大利来说,疫情仍然处于初期,但是工厂就准备复工其实在安全性上有很大的危机。一方面是疫情下安全问题的掌控,另一边是零部件断供带来的经济损失,这让所有车企都面临两难的选择。据悉FCA公司目前也已开始寻求替代产品。不过,由于替代产品需要经过一定时间的测试、认证工作,因此整个过程耗费时间可能较长。

而在中国这一情况还在继续。普华永道中国报告指出,全球前十供应商约40%的生产工厂和研发中心处于疫情的重灾区。由于汽车产业高度融合且相互依赖度高,短期替换供应商可能性较低,导致重点疫情区域零部件供应商生产受阻,致使一些整车企业被迫延期复工或停产。

“到目前为止,整个汽车产业的复工率非常有限,基本在25%以下。而且湖北地区占中国整体汽车产值的9%左右,是非常重要的汽车产业聚集地。”罗兰贝格合伙人兼大中华区总裁方寅亮对记者表示,如果不能及时复工,将对整个供应链影响极大,“在精益管理下,整车厂库存很小。通过模块化、平台化可改善部分危机,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相比于外资企业,自主品牌企业这方面能力更弱,而且零部件门类更加复杂,不利于上游库存的控制。”

分享到:
1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