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A股权怎么卖?东风汽车遇变数

原创 文/张洁 石劼 时间:2020-04-02 22:05

新冠肺炎面前,这场爱恨纠葛的最大输家是FCA、东风还是PSA?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仍然是用细线悬在汽车行业头上的一块巨石。

当武汉这个汽车重地终于渐渐从封冻状态走向冰销雪霁,全球汽车行业的“病痛”才进入上坡状态,上百座工厂停工、车企转产防疫用品、美国公司员工被曝染病……

显然,疫情对全球汽车产业格局的影响,不但在于生产销售层面,同时也关联到结盟并购和洗牌重组。就拿最新的一桩“喜事”的相关流程来说,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CA的牵手,就不可避免遭受了冲撞。

甚至,为了配合“婚姻”的东风汽车,也蓦然发现在新冠疫情之下卷入了更多事端——原本减持股权即可推动交易获得美国政府审批,但疫情引发的股价大幅波动却又让流程不得不暂停,并且面临后续变数。

对PSA-FCA结盟的整个大事来说,东风减持只是其中的一个步骤。虽然双方掌门人已经否认新冠肺炎疫情会妨碍结盟达成,但东风的遭遇意味着几乎交易的每一道流程都可能成为链条上断裂的一个环节。

只是显而易见,疫情对全球汽车行业的洗牌,并不止拖累东风减持PSA或者“双A结盟”那么简单。

脱手股权?重新考虑!

如果说,2018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戈恩下台”政变事件是全球行业排名最大的新闻,那么2019年PSA和FCA的“双A联姻”则是头号大事。作为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并列最大股东之一,东风汽车公司在PSA-FCA结盟的交易中扮演着不可忽视的角色。

但这样的角色如今面临着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波折,同样也给PSA-FCA结盟的前景平添了变数。

日前东风方面一位管理层人士对媒体透露,公司正在与PSA展开协商,讨论东风减持后者股权事宜,原因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冲击全球汽车产业,PSA股价大幅滑坡,因此不得不重新评估减持交易。

“有可能出售PSA股权的计划将发生改变,我们正在评估相关事宜,”在3月31日与投资者召开非公开电话会议时该人士表示,“这与PSA-FCA合并密切相关。因此我们也在同这两家车企进行磋商。”不过,这位管理层人士并未透露东风减持PSA股权的计划将发生怎样的改变。

当然,这并不妨碍我们对减持生变的事态轮廓进一步描摹清楚。

从2014年开始,东风汽车入股PSA集团,和标致家族、法国政府并列成为PSA三家最大股东。按照最新信息,东风持有PSA集团12.2%的股份。2019年PSA宣布将与FCA合并,组建全球第四大车企,双方将以50:50等比模式划分新集团股权。换而言之,如果东风持股不变,那么在PSA与FCA合并后的实体中,将拥有大约6%的股权。

而在中美贸易关系紧张的特殊时期,东风减持股份有助于两家公司的合并获得美国监管机构——主要是外国投资委员会(以下简称CFIUS)的批准。除此之外,东风只有在合并后的FCA-PSA实体公司中持有5%以上的股份,才有资格进入新公司的董事会。

换句话说,东风减持,一方面可以视为对当年的投资进行利益回收,另外一方面可以表明“没有野心”的态度,通过相关国家政府审批,配合FCA-PSA合并流程推进。

于是,从2019年12月初开始,东风就已聘请多家银行与咨询机构,对部分出售PSA股份的方案进行系统性研究,希望能尽快向公司董事会提交一份股票出售计划。随之12月18日,PSA与FCA的联合声明显示,东风将向PSA出售3,070万股股份,以减持其12.2%的股份,在合并后的FCA-PSA实体公司中将持有4.5%的股份——即持有PSA股比从12.2%降低到9%。

原本看起来很顺理成章,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但新冠肺炎打破了既定的步履。这,就要从股价说起。

2014年3月,东风与PSA签订《关于增资入股的总协议》,通过增资和配售股份,东风出资8亿欧元购入PSA公司12.2%的股份(按照操作前的另一种计算方法,也有的记作14%比例),并拥有19.5%的投票权,由旗下全资子公司东风汽车(香港)国际有限公司持有110,622,220份PSA股票。和上文对应,计划抛售给PSA的3,070万股,在东风所持的1.106亿股里,占比为27.75%,介于四分之一和三分之一中间。

PSA股价变化

而当时,8亿欧元对应的股价是8欧元/股左右的水平。比及2019年12月PSA与FCA结盟,东风考虑减持,当时的股价在21~22欧元/股左右,难怪27.75%所持股权就对应了6.79亿欧元(折合7.484亿美元)价值。也有说法戏称,入股PSA成为东风这些年来利润最大的投资。

新冠肺炎让东风的收益和“双A”的合并都遇到当头一棒,以4月2日欧洲市场开盘价为准,PSA股价比去年12月几乎堪称腰斩,只有11.45欧元。如果22欧元/股的时候,东风所持股权总价值为24.33亿欧元,那么现在就只剩下12.66亿欧元,这3,070万股的价值也从6.79亿欧元降低为3.53亿欧元。

这部分减持股权的买家还是PSA自身,那么显然在资金并不充裕的汽车行业,没有谁会平白无故多掏几亿欧元腰包。股价变动幅度过大,自然交易需要重新考量。

谁是疫情之下最大输家?

显然,东风在交易中的收益将下降,而PSA和FCA合并进程又再起波澜。但,新冠肺炎疫情又会给谁带来最沉重的打击?东风?PSA?还是FCA?

路透社等媒体在报道东风减持风波时,都不忘提一句:目前东风汽车与PSA在华的合资企业神龙汽车工厂利用率仅为20%左右,面临着严重的产能过剩等问题,PSA首席财务官Philippe de Rovira曾表态,他们正致力削减神龙产能,后续可能将部分工厂和设施进行对外出租。国内行业则早就获悉,神龙打算关闭其武汉一厂、出售武汉二厂,并裁员4,000人。

东风在这场风波里,最大的潜在损失并不是少了卖掉股权所获取的利益,而是旗下合资公司与自主整车板块面临更大压力。PSA和FCA则是合并进程受到拖累,而疫情之下,汽车行业更加呈现马太效应的态势,两家公司在中国的合资企业都属于弱势序列,中国业务的进一步崩塌,恐怕比合并遇阻更具备杀伤力。

对PSA来说,长安PSA已经被宣告放弃,落入宝能之手,而神龙汽车也是四面楚歌,前述20%的产能利用率已经是岌岌可危的悬崖边缘。FCA的广汽菲克一样无法挣脱低迷泥淖,而“中美脱钩”阴影则给全体美系品牌都蒙上了愁云。

可是,这三家中外车企之外,日子也并不好过。

中国本土车企苦于疫情的又何止东风?国内汽车集团销量老大上汽,在2月销量几乎跳水九成,海马等弱者则残酷地交出了0辆的白卷。

海外车企受到的波及,早于疫情的直接摧枯拉朽,中国汽车产业链停摆时就已经束缚住跨国公司。韩国车企线束零件有87%来自中国,即便立即扩张其本土和东南亚线束产能,也不过只有中国的20%至30%水平;根据日本国际贸易中心统计,2019年日本进口汽车零部件中约37%从中国进口。据悉,中国产零部件供应的短缺,或导致现代、起亚韩国汽车减产5万辆,损失高于1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8亿元),而丰田、日产、菲亚特克莱斯勒等多家跨国车企海外工厂也面临停产风险。

惠誉国际评级指出,由于依赖中国包括湖北省供应商工厂提供的零部件和生产设备,特别是刹车、电器配线,德系车企和供应商所受打击高于其他欧洲汽车制造商,大众、通用、日产、三菱、雷诺和本田等车企损失可能最为严重。

疫情之下的最大输家,其实只有一个名字——弱者。

“强者屹立,弱者崩溃;加速分化,头部集中”,这是疫情之下汽车产业的写照。同样都是滑坡,“受伤者熬死了对手,那么就是最后的赢家,跌幅小于大盘,则日子要比对手更容易挺过去”。令人称奇的是,2月份合资车企跌势超过库存相对充足的自主品牌,于是中国本土车企批发销量市场份额又难得地回归到50.5%的水平(但零售仍在40%级别),成为五年来新高。跌幅低于大盘的吉利、长安、奇瑞、传祺等强势自主品牌有力地推动了份额拉升。

尽管日系的低库存不利于在产能停摆时维持销量,但丰田为代表的强势日本车企表现仍然好于其他系别。由于上汽大众销量暴跌近九成,拉低德系销量份额,日系又一次在市占率上逼近德系,而丰田和大众2月上牌量差距小到空前——18,785辆对比23,114辆仅差不到20%,要知道1月份大众上牌量还比丰田高出一倍。

当整个产业都进入冰天雪地的状态,自主、日系、德系中的强者将从枪林弹雨中杀出一条血路,美系还在苦苦地与政治因素、美国产业结构因素进行抗争,而一向存在感较低的法系、意系则前景渺茫,强势系别中的弱小企业同样也难逃覆灭命运,一如铃木。

换到全球视角,逆全球化将成为可见将来的主旋律,除了个别最具战斗力的巨头,美系、法系等都将退守大本营和前殖民地等“一亩三分地”;中国本土车企最突出的佼佼者将从同胞车企的血海里站起、脱颖而出,并假以时日成为能够和海外领跑者抗衡的新星。

演化趋势其实早已被行业规律定下方向,新冠肺炎只是加速了它的进程。当东风出售PSA股权生变,实则是整个行业在国内乃至全球生变的伏笔。那么,真正值得思考的问题是,谁来作为中国车企的代表去崛起?正在计算股权价值的东风,你想过吗?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