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传福终于肯“放手”,比亚迪开放进程已刻不容缓

原创 文/郑文 时间:2020-05-21 10:41

以王传福推出各子公司管理层为重要信号,代表着比亚迪在管理机制、资本运作上更加开放的姿态,都为其旗下各业务板块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与想象空间。

王传福终于决定“放手”了。

5月20日消息,天眼查数据现实,5月18日,比亚迪汽车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王传福卸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由何志奇接任。与此同时,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备案也发生变更,吕向阳等卸任公司董事,新增董事为廉玉波等,此外公司经营范围新增餐饮服务等。

公开信息显示,比亚迪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3月21日,公司位于陕西西安,主营业务是汽车及零部件、轨道交通设备、电子元器件的制造与销售等业务。

此次出现在公众眼前的何志奇,现年48岁,1998年于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毕业之后,就加入到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在比亚迪服务超过20年。如今他已在公司历任过品质部经理、第四事业部总经理、采购处总经理、公司乘用车事业群首席运营官等职务。

另外,王传福尚在包括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在内的49家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对于公司换帅一事,此前对此的回复是:除法人变更外,公司的经营、股权结构等均未发生变化。

可以看到,2019年开始,王传福开始频繁从子公司的管理层中“抽身”。公开信息显示,王传福已先后卸任包括上海比亚迪有限公司、西安比亚迪实业有限公司、青海比亚迪锂电池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多达15家比亚迪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

一位接近比亚迪的人士称,“这是放权的一种表现,鼓励职业经理人独立发展。高层的想法是,让每个子公司放出去都能独当一面。做得好就给股权,甚至独立上市。”

可以看到,今年来,比亚迪的开放进程不断在提速。3月份,比亚迪完成了主要零部件业务的拆分,并成立了5家独立运营的“弗迪系”公司。而到了4月份,比亚迪半导体有限公司重组完毕,不仅在管理层与母公司切割,同时还启动实施股权激励计划,引入外部投资等。

近年来,为了应对来自宁德时代等对手的竞争压力以及市场的变化影响,比亚迪从2017年已经开始了打破其原有的垂直整合生产运营模式的进程。此后,王传福多次向外界透露比亚迪要开放的信号,包括开放电池业务合作、拆分旗下优质业务等。

不过,客观来说,这些声音都颇有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开放策略一直处于缓慢进展的态势。以电池业务为例,目前比亚迪的客户名单中也仅有长城、长安、北汽新能源、理想汽车等寥寥数家。

或许是来自财报业绩的成绩单,暴露的问题太过赤裸,让比亚迪真正下定了加快开放脚本的决心。最新的财报数据披露,2019年比亚迪实现归属净利润16.14亿元,同比下滑41.93%;扣非净利润的下滑幅度更是达到60.64%,至2.31亿元。这还是政府当期补助14.84亿元的结果,政府补助的占比是净利润的七成。

从业务板块来看,比亚迪现有汽车业务、手机部件及组装业务、二次充电电池及光伏业务,它们的收入占比分别是49.53%、41.79%、17.38%。可见,汽车业务占比最多。不过去年比亚迪汽车板块的销量、营收、净利三项指标都下滑了。

2019年,比亚迪汽车销量46.14万辆,同比减少11.39%,完成既定计划65万辆的70.98%。与此同时,全国汽车销量为 2576.9万辆,同比下降8.2%。可见,比亚迪并没有跑赢大盘。此外,受补贴退坡影响,比亚迪新能源汽车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01.45亿元,同比下降23.42%,占总收入比例由上年同期的40.31%下降至31.43%,且扣非净利重挫6成。

所有的财报讯号都在告诉王传福,比亚迪的开放进程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令人欣慰的是,从比亚迪“刀片电池”问世发布会当场,比亚迪集团副总裁、弗迪电池董事长何龙公开所说的“几乎你能想到的所有汽车品牌,都在和我们探讨基于刀片电池技术的合作方案。”话中,大概可能看出,或许比亚迪真的决定改变了。

而以王传福推出各子公司管理层为重要信号,代表着比亚迪在管理机制、资本运作上更加开放的姿态,都为其旗下各业务板块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与想象空间。

毕竟来自变革与市场竞争的压力,比想象中来得更猛烈,从WAYS检测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比亚迪的纯电销量冠军宝座已经被特斯拉夺走。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