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危机?拜腾再次被爆大面积欠薪、工厂关停

原创 文/崔力文 时间:2020-06-23 11:11

拜腾汽车已然到了关乎“生死存亡”的最后时刻。

其实,早在今年Q1季度结束,当拜腾首次被传出降薪、裁员等负面新闻时,就已深切感觉到这家新势力车企,受疫情等一些列不利因素影响,遭遇了巨大的危机。而就在昨日,据亿欧汽车报道,有拜腾内部人士透露称,拜腾已经拖欠包括总监级在内的员工4个月工资。而公司最近一次公司官方公布关于薪酬的说法停留在4月初的一份邮件里。

这封邮件中提到,管理层商议决定推行临时性员工薪酬缓发计划,为公司减少短期固定成本支出;各层级员工4月、5月、6月及7月薪资按不同比例缓发,延期发放的部分将于9月7日前,随8月工资一次性支付。

此外,有知情人士透露称,拜腾位于上海的办公室4月撤租,北京办公室6月17日撤租,南京工厂上周因欠费停水断电关厂。数千名员工已停薪远程办公四个月。由此看来,拜腾汽车已然到了关乎“生死存亡”的最后时刻。

同时,关于上述一系列负面,拜腾汽车内部高管否认了工厂断电情况的存在,但并未回应员工大面积欠薪、流失的传闻。而早在4月,拜腾在发给全体员工的一封内部信中表示,“在疫情的持续影响下,拜腾也无法独善其身,业务运营正承受巨大挑战。目前已采取多项阶段性措施,以减少短期固定成本开支,缓解资金压力。”

然而,两个月过去,就现状而言拜腾好似愈发陷入了深渊之中,“资金链断裂”则成为了造成这一切的病根。作为对比,早在去年年末群访拜腾首席事务官丁清芬时,据她透露,“公司截至目前一切安好,C轮融资也在逐渐到位中,并且拜腾M-Byte也将于2020年中期正式进行交付。”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拜腾至今完成5轮融资,合计金额超过10亿美元,投资方包括丸红、一汽集团、富士康、宁德时代。至于此前一直被宣称“即将到位的C轮融资”,看似已然不见踪影。而拜腾CEO戴雷博士曾表示:“在C轮融资完成后,拜腾已满足量产的需求,会立刻启动D轮融资,资金用于支持第二款车和第三款车型的研发。”

至此不禁感叹,从曾经的信心十足,到此刻的身处困局,只在短短的半年间。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就在本月拜腾汽车生产运营高级副总裁马督胜(Mark Duchesne)已经离职,转而加入北美电动卡车制造商尼古拉汽车公司担任全球制造主管。据悉,马督胜于2016年4月正式加入拜腾汽车,是拜腾早期核心创始成员之一。作为分管生产团队和生产设施的高管,马督胜常驻南京推进拜腾汽车建厂工作,他的离开同样可以视为拜腾陷入危机的标志之一。

而在6月2日,拜腾与一汽夏利持续已久的债务问题又有了最新进展。据*ST夏利发布公告称,补充协议内容主要由两部分所组成。第一部分是将《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第4条“交割和交割时应交付的文件”第4.02款约定整体删除。而第二部分是南京知行同意将对其在《产权交易合同》、《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项下的剩余欠款(人民币4.7亿元)做出妥善安排。

并明确如下的还款计划:在本协议签署后,南京知行在2020年6月30日前支付2.35亿元;在2020年10月31日前支付全部剩余的2.35亿元。如南京知行逾期偿还,仍应当按照《产权交易合同》和《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的约定承担违约责任。后续,对于极度“缺钱”的拜腾而言,怎样如期支付欠款也成为了巨大的问题。

未来,拜腾怎样破解此刻的困局?或许宝能成为了其可以寄托,也可以说不得不寄托的“救星”。上月,有消息传出宝能汽车正在对拜腾汽车展开投资尽调,目前尽调已进入中段流程。同时,据知情人士表示,按照投资流程,尽调前签订投资意向书,尽调完成后确定投资,双方会再签订最终投资协议。而宝能投资拜腾的举动,也被外界视作在这经济下行时期低价收购资产的表现。

虽然之后拜腾对于此消息给予否认,但是必须承认,宝能可能真的已经成为前者最后的“救命稻草”。

分享到:
3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