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二次敲“钟”

原创 文/崔力文 时间:2020-07-31 10:33

“我已操盘过百亿美元级公司,我希望再操盘一家千亿美元级公司。”这是李想曾经的梦想,就现状而言并非遥不可及。

“2013年12月9日上午,我从北京的家里出发,准备去机场与同事汇合,我们这趟飞往纽约的班机是13点起飞,在这之前的早上9点,一半同事已经坐另一班飞机走了,原因大家都理解:主管不能坐同一架飞机,以避免空难导致公司管理层全军覆灭。”这是多年以前,汽车之家《韩路游记》对于该公司当时正式赴美IPO时的描述。

三天之后,随着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中心的钟声响起,创始人李想拥有了属于他的第一家美股上市公司。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风光无限,作为中国最早一批汽车垂直类门户网站创始人,李想身上承载了包括我在内许多汽车爱好者的情怀与寄托。只是当他选择离开的一刻,汽车之家早已物是人非,少了曾经那种熟悉的味道。

或许是对车圈仍有眷恋,或许还有更大的野心,离开车家后的李想再次选择了一条危机四伏的道路——创建理想汽车。不同于运营门户网站,汽车行业经历百年发展,其中所蕴藏的既定规律与生存法则远比想象中复杂万倍,对于资金门槛的要求也要高出许多。所以5年以来,这家新势力造车走得并不轻松,甚至屡屡碰壁。李想本人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福”,而我们更愿将其称为“过劳肥”。

好在北京时间7月30日晚9点,一定是令所有“理想人”倍感欣慰的日子。虽然受疫情影响李想无法亲赴纳斯达克,但是随着北京交付中心直播屏中倒计时趋零,钟声再次敲响。经历种种挑战之后,理想汽车正式成为蔚来之后,中国第二家位于美股成功上市的新势力车企。

“我已操盘过百亿美元级公司,我希望再操盘一家千亿美元级公司。”这是李想曾经的梦想,就现状而言并非遥不可及。

上市之路

回顾理想汽车的上市之路,从7月10日,其正式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了IPO招股书文件,股票代码LI。而在翻看过理想本次发布的招股书后,便会发现许多细节。首先,其并未透露股票的发行价格区间、发行量,目前披露的1亿美元资金尚属于“占位”作用,不是最终融资目标。

核心财务数据方面,其2019年总营收为2.844亿元人民币(约合4020万美元)。其中,电动车销售2.810亿元人民币(约合3970万美元)。其他销售和服务营收为340万元人民币(约合50万美元),营收成本为2.845亿元人民币(约合4020万美元)。

截至去年年底,共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2.962亿元人民币(约合1.831亿美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这一数字为7020万元人民币。而到了2020年Q1季度,理想ONE开始大规模交付,其总营收为8.517亿元人民币(约合1.203亿美元)。

其中,电动车销售为8.411亿元人民币(约合1.188亿美元);其他销售和服务营收为1060万元人民币(约合150万美元)。营收成本为7.834亿元人民币(约合1.106亿美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0.544亿元人民币(约合1.489亿美元);限制性现金为630万元人民币(约合90万美元)。

股权结构方面,IPO后李想将会持有115,812,080股A类股票,240,000,000股B类股票,位居第一大股东,股权占比25.1%,投票权达到70.3%。美团点评CEO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合计持有332,664,073股A类股票,股权占比为23.5%,投票权9.3%。

销量层面,据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已累计交付新车10,473辆,其中包括截至2020年二季度的6,604辆,Q2季度平均售价与2020年Q1季度保持一致,达到32.8万元。

到7月25日,其再次更新招股书,公司将公开发行9500万股ADS,同时IPO承销商有1425万股ADS的超额认购权,发行价区间为8-10美元。就此计算, IPO募资区间为8.74亿美元-10.93亿美元。

同时,更新版招股书还披露,高瓴资本十分有兴趣以首次公开募股的价格购买此次IPO发行中不超过3亿美元的ADS。此外,理想汽车还在招股书中表示,已获得3.8亿美元的基石投资,认购价为IPO最终发行价;其中美团计划认购3亿美元,王兴个人认购3000万美元,字节跳动认购3000万美元,Kevin Sunny Holding Limited认购2000万美元。

因此,基石投资再加上IPO募资金额,理想汽车本次IPO融资总额或将达到12.54亿美元-14.7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8亿元-103亿元)。并且在最新招股书中,理想汽车还披露了其Q2季度财报。

数据显示,该季度公司总收入19亿人民币(2.75亿美元),环比增长128.6%。Q2季度交付量达到了6,604辆,环比Q1季度的2,896辆增长128%。同时,毛利率也在交付量提升的带动下由Q1季度的8%提升至Q2季度的13.3%。运营现金流也得以转正至4.517亿人民币,相比之下,Q1季度仍为6300万元的负运营现金流。

再到7月30日,据路透社最新消息显示,在IPO认购启动后,理想汽车备受投资人青睐,提前结束招股并获足额认购,募资规模为9.5亿美元,发行价为每股10美元,即招股区间上限。这也直接导致相较于早前拟定的美东时间7月30日盘后定价、7月31日正式挂牌,其IPO进程均提前一天。随后,记者向知情人士求证了消息的真实性。

同时,若按每股10美元的发行价计算,理想汽车的IPO估值为86亿美元,而美团7月1日领投5.5亿美元D轮融资后的估值40.5亿美元,现已增加一倍。而IPO后,理想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想将继续拥有21.0%的股份,而王兴及美团的持股比例将超过李想,从IPO前的23.5%增至24.0%,王兴个人则为理想汽车董事;投票权方面,李想将享有72.7%的投票权,而王兴及美团的投票权则为8.3%。

最终,当日晚9点,理想汽车官方宣布,正式以“LI”为证券代码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上市发行价为11.5美元/ADS,高于之前更新后招股书8-10美元的定价区间,筹资金额为10.925亿美元,总计发行950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盘前市值97.24亿美元。此次发行预计将于2020年8月3日完成,具体取决于惯例成交条件。

并且其授予承销商超额配股权,允许承销商自最终招股说明书的日期起30天内可以购买不超过1425万股美国存托股票作为超额配售股票。如果承销商不行使其超额配售的权利,理想汽车在首次公开募股和同时进行的私募筹集的总筹资总额为14.7亿美元。

而截至美国东部时间7月30日美股收盘,理想汽车股价最终报收于每股16.46美元,涨幅达到43.13%,总市值也来到了139.17亿美元。作为对比,蔚来汽车股价最终报收于每股12.20美元美元,跌幅达到3.94%,总市值为143.04亿美元。

至此,继蔚来之后,理想汽车成为了第二家赴美IPO的新势力车企,李想本人也从而拥有了第二家上市公司。只是在这资本迷局之中,前路依旧漫漫,未知与变数仍有许多,而此刻前者选择奋不顾身地跳入其中,企图换来更长远的未来。

极致节俭

不可否认,创立五年最终上市,理想汽车或许并不是新造车中最快的,但是实现由“0到1”扭亏为盈,前者的速度确实值得称赞。从去年12月末正式开始交付理想ONE,到今年受疫情冲击之下,销量增势持续上扬,Q1季度累计交付新车2,896辆,Q2季度交付量达到6,604辆,环比第一季度增长128%,毛利率也从8.0%上升至13.3%。

可以说,理想汽车实现自我造血的过程,相比仍挣扎在盈亏边缘的蔚来、小鹏轻松了许多。而毛利率为正两位数,也代表着每卖出一部理想ONE至少在“赚钱”。7月5日,李想本人对外宣布公司目前拥有10亿美元现金流。而从招股书披露信息来看,加之美团领投的D轮融资,好似其并未食言。

凑巧的是,据企查查相关信息显示,理想汽车自创立以来已公开5轮融资金额,累计达20亿美元。而目前,其账面上仍剩有10亿美元现金。换言之,用于造车烧掉的资金同样为10亿美元。

“成立五年来,理想花了10亿美金,其中20多亿人民币的研发投入,20多亿人民币的工厂和生产资质的购买,自建20个城市的销售服务体系,以及五年的人员和管理费用。”必须承认,相比蔚来创立多年以来消耗的百亿融资,理想汽车或许只能用极致节俭所形容。

同样,早在今年拜腾轰然倒塌之时,李想曾位于其朋友圈表示,“理想汽车超过3200人的团队,只有两个VP,连高级总监都寥寥无几。行政要求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理想ONE的上市发布会用了不到200万拿到上万的订单。”

而他那句“这么难的行业,必须训练一个从18层地狱向上爬的创业企业,熬出地面才能有更强的竞争力”尤为令人印象深刻。的确,也许人员运营成本对于动辄几百亿元消耗的造车行业并不算主要开销,但是细节之处往往能够体现一家初创车企的态度。习惯从白手起家起步的李想,深知其重要性。

本次成都车展,记者也走访了理想汽车位于当地的中心展示门店。在问及销售为何没有看到理想的展台时,他回复道,“理想作为一家产品至上的车企,其实并不在意车展能够提供的曝光量有多少,而是踏实做好车型的每一处细节,保证按时交付。”而6月,成都地区共卖出了150辆理想ONE。

至于此刻如此节俭、全力追求销量攀升的根本原因,或许还与李想那个千亿级美元市值的梦有关。平心而论,仅仅依靠“卖车”达到如此目标,即使对于特斯拉而言,困难度同样很大。所以押宝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领域,成为了获得资本青睐从而市值攀升的最佳捷径。

在某此次采访中,李想也承认,“当下拼命地造车、卖车,就是希望在2025年时,能够获得一张自动驾驶赛道的入场券。到2035年的时候,让理想汽车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运营商。”

早些时候,其一并公布了理想汽车的自动驾驶规划,将在2021到2022年实现NOA功能(根据地图导航辅助驾驶),到2023年该公司会推出全新车型X01,标配支持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的硬件,预计2024年将会开始通过OTA的方式让旗下车型具备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

同时,为了实现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理想汽车已经开始深度布局相关技术的研发,例如该公司已经完成了一个名为Li OS的实时操作系统研发,该系统可以让自动驾驶系统在硬件上高效地运行,并实现不断迭代。此外,其目前也已经获得乙级地图测绘资质,能够使该公司在L4级自动驾驶所必须的高精地图领域掌握主动权。

并且不要忘记,更久之前理想汽车还通过注资“新石器”正式入局无人配送领域。虽然其投资路线看似稍显“另类”,不过在这背后实则有着无法言说的“小心思”,也是理想汽车及时止损的体现。

而无人配送、自动驾驶等关键词,恰恰正是王兴背后的美团“帝国”最为需要且或缺的东西。所以除了与李想这位资深“产品经理”的私交,以及看好理想ONE这款增程式中大型SUV外,全力押宝、不断注资更是二者各取所需的体现。毕竟,如果说电动汽车代指未来,那么无人驾驶则是未来的未来,提前抢跑为的是更大的领先。

危机犹在

翻看李想的个人微博,可以发现更新日期停留在了5月6日,在此之前则是他频繁与用户进行互动,对于蔚来获得合肥市融资、国产特斯拉再度降价以及自家品牌最新动向的点评与观点。可以说,这位已是产品经理的创始人,还身兼着“营销总监”的职位,几乎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理想市场部。

但是必须承认,其略显主观又很绝对的观点,激起了许多网友的质疑,引发了后续的思维碰撞。而就在同一时期,该品牌还深受着质量负面所带来的困扰。“对我们来说有一个好处,可以看到很多前面企业犯的一些错误,我们希望能有效地避免这些坑。”这是李想对于新势力首批交付者遇到困难的评价,也是对于理想汽车自身的告诫,但从交付后的实际表现来看,这句回答好似成为了“空话”。

中控仪表出现“排放系统故障”报警,交付人员PDI阶段没有解除物流模式导致车辆自适应巡航中无法提速,由于修理工将异物落至前机舱内导致车辆自燃,车辆因后悬架以及座椅填充物存在缺陷被召回进行硬件“OTA升级”。对于秉承“工程师思维”的理想而言,各类问题不断出现令人感到颇为讽刺。而它终究也绕不过新势力交付后必将遇到的“大坑”。

而在实际探店途中,对于理想ONE这款新车的性价比与配置丰富程度无需多言,但是在内饰豪华度、设计感以及用料层面,其的确与竞品蔚来ES6存在差距。“理想车不错,但是取的是折中路线,虽然没有里程焦虑,但是和纯电相比,缺少了一点想象力。”这是在采访某位潜在车主时,对于该品牌做出的评价。

正如他所说,相比纯电驱动,理想汽车一直所采用的“增程式”技术路线,同样为其之后的发展埋下隐患。即使身处当下这个由内燃机逐渐过渡到电动机的时代,后者仍占有一席之地。但是受限于先天物理层面所存在的缺陷,在振动控制、NVH性能、馈电状态下的能耗效率上,增程式车需要解决的“痛点”还有许多。

“我们车辆的设计和制造很复杂,可能包含潜在的缺陷和错误,这可能会导致我们的车辆无法按预期运行,甚至导致财产损失或人身伤害。”在招股书中,理想官方也承认未来隐患的存在。不过根据新车规划,其2022年量产的第二款SUV仍然是尺寸更大的增程式。至于纯电动计划,尚无详细信息。

而一心押注增程式的理想,就像站立在了所有新势力的对面,它的身旁则是那些久居行业几十年,处在“大象转身”之中的老牌传统车企,虽然整体市场份额相比纯电更为巨大,但是竞争压力也呈几何倍数的增加。因此,“如何求存”这一问题将变得愈发深刻。

同时,值得注意的还有其线下营销渠道的搭建速度。不可否认,仅就单店成交量而言,理想是领先于蔚来的。但是从门店数量来看,其远远落后于后者。在一些二三线城市,潜在消费者对于线上购车的认知,远没有想象中高。所以抢占他们的最好方式,就是将或大或小的实体店,开到其身边。只有这样,理想才能在前期积攒订单消耗殆尽的情况下,不会出现如6月般较大幅度的销量下滑。

除产品与营销层面外,位于资本市场成功IPO后的理想汽车,所面临的困境同样存在。首先,因为之前的瑞幸咖啡造假事件,美国市场对中概股实施更加严厉的监管,加上估值长期承压,在美上市的公司备感压力。其次,近日随着中美两国之间博弈加剧,政治因素对于资本市场或将造成一定影响。

不过据雪球发布的2020半程中概股数据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赴美IPO中国企业共计20家,较去年同期增长17.6%;从首发募资总额来看,20家企业总计筹资27.25亿,相比去年同期有所回升,涨逾52.4%。所以对于理想而言,此刻赴美究竟是否为最恰当的时间节点,仍待最终资本反馈。

综上所述,上市对于这家车企而言,只能算作完成了一次阶段性任务。而造车这场游戏,所带来的关卡远比想象中繁多,理想汽车危机犹在。

他人理想

在谈论过理想汽车上市后的“危”与“机”后,还是想分享一下他人眼中这家新创车企究竟是怎样一种形象。为此,记者专门采访到了本次IPO承销商之一的老虎证券投行有关负责人。

“理想汽车收到全球投资者的大力追捧,一方面是因为IPO市场很火,另外则源自公司本身,机构投资者普遍对公司目前的毛利润率十分认可,在未来发展和市场定位方面,投资者也很看好公司的管理团队能继续带领公司继续扩大市场份额,尤其是公司未来在自动驾驶等相关技术的布局让不少投资者认为其或有潜力成为中国的特斯拉。”

正如他所说,理想汽车IPO火爆的最大原因或许就是由于毛利率的相对可观,证明其自身现阶段已然拥有自我造血能力。同时,电动车这个曾饱受争议的行业在前驱者特斯拉实现盈利后,其商业模式和价值逐步为外界了解和认可。截至7月29日收盘,特斯拉股价1499.11美元/股,相较今年年初已上涨逾240%。

“特斯拉在美国被很多人定义为颠覆性科技公司,它一定程度上将原本以发动机为核心价值的汽车产业向电池、数据、软件等智能技术方面转移。对很多曾面临资金短缺、还未建立自我输血能力或实现规模量产的国内造车新势力而言,特斯拉的盈利进一步证明了这个商业模式的可行性,也让全球投资者能以更开放的心态去了解并投资这些中国新能源汽车。”

不可否认,2020年特斯拉位于资本市场的超现象级表现,就像一针“强心剂”,为理想等后来者的估值与前景做出了保障。从而也会出现,亦如美国氢能源车企尼古拉这般一车未造,就获得超300亿美元市值的案例。因此,引用“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来形容此刻身处资本市场的各国新势力,或显得颇为恰当。

文章最后,还是想做一组有趣的对比,李斌、李想两位亦敌亦友、拥有相似经历的老相识,曾经分别带领易车、汽车之家赴美上市,之后二者便开始了位于资本市场股价上的持续PK,最终结局则是李斌惨败,易车的资本表现远远落后于汽车之家。

而当2018年蔚来上市至今,其股价同样经历了从波峰跌至谷底,再次跃升至波峰的心路历程。但是此刻,不断迎来利好消息的蔚来,已然证明其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因此,对于理想而言,PK还在继续,并且是以今天为起点稳固提升股价,还是如蔚来一般经历退市“大考”起死回生,选择权仍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至于未来,还是想引用李想接受采访时所说过的一句话,“今天的竞争不是上来就比谁强,比谁有资源,如果那样的话,巨头永远垄断市场。今天比的是谁的成长速度更快。”的确,过去的5年,理想汽车已经用足够快的速度向我们证明其造车不是投机之举;之后5年,需要证明的则是其拥有足够筹码能够继续向上。

分享到:
1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