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拒绝“新冷战”|汽车公社纪录片《转》

原创 文/视频公社 时间:2020-08-05 10:20

从此,时间二分,世界天启:一曰公元2020年前,一曰,公元2020年后。

截止7月31日,新冠病毒已经导致全球1800多万人被感染,69万个鲜活的生命飘零,每日新增曲线尚未有平稳迹象。

这些不是数字,是每个与我们呼吸与共的生命。世界正演播魔幻灾难片《2020》,疫情海啸席卷了每片大陆、每个国家,也或深或浅地影响着每个个体的命运。

回望这梦幻般的半年,我们经历了疫情期间的恐惧与焦虑,问责和愤怒;至疫情可控制后又陷入了沾沾自喜、甚至有部分网民表现出那种不可原谅、莫名其妙的幸灾乐祸;而在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反华演讲前后,又深陷不安。倒是作为太平盛世反比测验品的黄金价格一路飞涨,像是一首不祥的欢歌。

刚刚过去的2019年,变得如此遥远。那个物质的、富庶的、进取的、展望型的经济社会似已悄然隐入了历史的光辉,如旧电影一般似即若离。

繁华似坚实,一朝如霜涣。如今,世界将往何处去?作为一家汽车行业专业媒体,我们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急迫地提出这么一个超出行业范围的问题。

疫情的蔓延给世界经济造成巨大创伤,“山巅之国”美国商务部7月3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改过今年二季度GDP按年率计算,环比下降32.9%。这是自1947年以来最大的降幅。欧元区国内今年二季度GDP环比下降12.1%。

据国际国币基金租住的估算,2020年和2021年两年全球因新冠危机蒙受的经济损失将高达12.5万亿美元。

覆巢之下无完卵,最早控制疫情的中国虽然赢得了经济的复苏,但是眼下却意外面临最严峻的国际挑战,“新冷战”、“脱钩”、“修昔底德陷阱想”等新词汇不断跃上各媒体标题。

在面临全人类共同的灾难之际,人类没有走向团结、合作,反而是日益严峻的分裂、怀疑、互相责难。大国之间剑拔弩张,中美官方和民间的各种怒怼让本不太平的2020年变得更加迷茫:是否他者即地狱,社会学意义上的所谓寂寞的人群,即便是如今真实的写照?

没有任何行业是孤岛,中国汽车行业亦是如此。在这场如此严峻、重大、前路未明的灾难,以及由灾难演化出来的意识形态纷争、价值观沟壑等危机面前,我们迫切地要浮出网络世界纷纷扰扰的嘈杂声,撇去情绪的浮沫,去倾听真正理性、清醒、有方向感的声音,让他们给我们提供更好的启发,如海雾中的灯塔,帮我们厘清思绪,有备无患。

正如《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在他的近作《国家认知的逻辑: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中说的:“所有对中国发展负责的人都需要有穿越迷雾的冷静,需要建设性的智慧,引领我们超越简单化情绪化的选择,立天下之正位,行大道所当行。”

宏观影响微观,同时,透过个体也可以更深刻地感知到全息整体。大灾难之所以称之为“大”,是因为它可以无阻碍地跨越荷枪实弹边境、最宽的大洋和世界最高的山峰,跨越人种,不分肤色,同样渗透到各行各业。

汽车企业在半年来,有的经历了生死搏斗、有的强者越强继续走向全球,有的一句不振退出市场,有的在浪潮褪去之时露出裸泳的“本来面目”,行业具体经历者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不同角度的微观视角。

为此,《汽车公社》旗下纪录片“转”采访团队,走访了前《第一财经日报》总编、《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吴敬琏经济学教席教授副教务长许斌,吉利控股集团总裁,吉利汽车集团CEO、总裁安聪慧,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李峰,倾听他们的灼见,探寻这个行业未知的可能。

于此同时,汽车公社全媒体平台出版人吴乐晋、汽车公社总编卫金桥也参与了采访工作。博采众长,集萃而后献芹。

每段人类所经历的历史,总会刻录进我们的集体DNA里,现在最可怕的是——淡忘和麻木。“时间永是流逝,街道依旧太平。”,“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诸如此类深沉的感叹,每个时代自然都是难免。

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如何和谐相处,是个不变的难题,也永远没有满意的答案。因篇幅有限,本记录片于此只是点到为止,但结尾处我们选择赛麟作为拍摄地点,亦是有我们的深意。天灾之后,还有人祸;天灾之前,亦有冥冥天意,不可不察。

汽车诞生130多年来,它不仅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见证者和推动者,而且是人类文明演变的引领者,所以,我们坚信:面对经济铁幕的威胁,这个全球化程度最高、产业链最广的行业,它会被困扰,但是绝不会深陷新冷战。

只有其中最强有力的个体,才能冲破重重迷雾,成为铁幕之下的强者。一如20年代从经济危机中脱颖而出的福特汽车;一如50年代废墟中坚强崛起的大众汽车;一如80年代广场协议中绝死逢生的丰田汽车和本田汽车。一如2020年,裂变中的中国本土翘楚吉利、长城和蔚来汽车。

从此,时间二分,世界天启:一曰公元2020年前,一曰,公元2020年后。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