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哪吒汽车张勇:相比华为,更想做新势力中的OPPO

原创 文/崔力文 时间:2020-09-14 16:10

熬过至暗时刻,迎来黎明前的曙光。

智能手机行业激荡十年,此刻终于迎来了较为清晰的结构与布局,国内厂商华为、小米、OPPO、vivo群雄环伺割据一方,外资势力苹果、三星有人兴起有人衰落。相同的是所有人纷纷抓住了市场巨变之下的风口与机遇,不同的是由于产品定位、目标受众、营销渠道的区隔,走向成功之路的过程中经历了各式各样的困境与惊喜。

可以说,已然过去的十年或许最大的亮点当属智能手机的不断进化,那么可以预见当下仍在经历的十年,最佳主角评选“智能电动车”必将首当其中。自2014年起,抱有投机心态也好,真正想要造车也罢,国内一群被称作“新势力”的群体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此刻,黑天鹅过境加速了它们之间残酷且深刻的洗牌,如曾经转型中的手机行业一般,有人继续向上,有人停滞不前,有人坠落深渊。而疫情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彻底撕下它们身上的“遮羞布”,使其彻底暴露在下行市场的残酷环境之中。除了带给整个行业无尽的反思外,也让我们见证了造车新势力们的存亡兴衰。

最终,熬过至暗时刻的少数人,成为了中国新能源市场由“补贴时代”过渡至“产品时代”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就在上周,对哪吒汽车CEO张勇专访过后,再次加深了固有认知。同时,更加全面的了解到这家新势力安身立命的根本与自身“护城河”究竟是什么。另外,现存痛点、短板也被暴露出来,怎样解决成为了考验哪吒汽车功底的最好佐证。

我究竟是谁?

如果说部分新势力能够脱颖而出,除了产品端相较同级别竞品有着突出优势外,自身声量的出圈开始显得愈发重要,而这恰恰是现阶段稍显低调的哪吒汽车所或缺的。拥有新能源整车生产资质、两座自建工厂、即将拥有三款量产车型,必须承认哪吒汽车按部就班的依照既定计划推进着,但是怎样让外界知晓、清晰的了解这个过程,看似前者并不擅长。

“哪吒汽车从2018年底开始进入市场化运营到今年,一年多的时间,变化很大,也取得了一些进展。第一,公司的战略定位已经基本清晰,做智能纯电汽车的普及者,做大众产品的智能化,定位在20万元以下,我们将基于两个平台,一个是紧凑型车的HPC平台,它是全新的电动车平台,轴距从2.6米到3.1米。在这个平台上的第一款车叫哪吒U,今年3月份才上市。”

“第二款车将在今年北京车展上做概念车的发布,是一个B级的纯电动轿跑,打造cross风格。还有一个小型车平台叫HPA平台,在这个平台上的第一款车叫哪吒N01,定位为A0级纯电SUV,目前累计销量超过1万台,主要面向三四五线城市。另外一款车哪吒V,将在今年四季度上市,定位为小型纯电SUV。我们的产品规划是,每个车型两年一换代,采取少而精的产品策略,不做过多的产品开发,争取每款产品都能做成精品。”

从张勇的话语中,能够清晰感受到哪吒汽车产品端有着清晰的规划,而从今年1-8月取得的销量成绩来看,算不上十分亮眼,但是绝对令其欣慰。“市场营销方面,我们在三四五线城市的渠道布局已经超过200家,我们做渠道下沉做得比较早,而且速度比较快,在所有的新创车企里我们算做得最早的,走得最快的。另外在一、二线城市,我们的直营店、商超店,到今年年底将达到将近50家的规模。”

必须承认,如果不是张勇所言,哪吒汽车低线城市渠道布局已经到达如此完善的程度,大多人或许如我一样并不了解。而前期发力渠道下沉,也让这家车企有了可以在这残酷环境下求存的根本,不久前新能源下乡重启,对于哪吒而言更是一则利好。

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行业之中“唯有高端化才是新势力最佳出路”的声音不绝于耳,品牌下探与品牌向上从表面来看,本就是相为悖论的东西,所以随着哪吒U的到来,怎样让更多一、二线消费者从心中认可这款车型、知晓哪吒品牌,则是现阶段急需解决的。

“2020年我们的销量目标是两万台左右,而今年最重要的任务是把技术和产品做好,第二,把供应链体系提升起来,进行一些智能化升级改造。第三,完善组织架构、人才体系。第四大任务是把品牌知名度提升上来,在一、二线城市要有一些声量。”

同时,他还补充道,“对我们来说不存在品牌向上,产品向新是我们的方向,品牌向上对我们来说是伪命题。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要打造品牌知名度,我不在乎消费者对哪吒品牌的印象是不是卖便宜的车,我在意的是他是否认定认为我们卖的是便宜的、好玩儿的、智能的车。我们定位在20万元以下的市场,我也不需要做30万以上的车,20万以上的车我都不碰。”

整体来看,作为哪吒汽车这艘大船的掌舵人,张勇非常知晓哪吒汽车目前的不足与战略重心应该放在何处。正因如此,在与很多竞争者位于终端的厮杀中,能够占据先手,而这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如本段小标题所问的“我是谁”。

至于未来,若将新势力类比作大多人更加了解的智能手机行业,那么张勇回答道:“相比华为、苹果,我更愿意哪吒汽车比作做小米或者做OPPO、VIVO,或者说在产品和渠道经营模式上,我们更贴近OPPO、VIVO,渠道下沉得很快。”

我该何去何从?

近来两月,部分新势力们迎来了此前从未经历过的高光时刻。随着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创始人李想、何小鹏分别位于纳斯达克、纽交所正式敲钟,加之已经IPO的蔚来,我们成功拥有了三家成功上市的新造车企业。而它们位于资本市场的强势表现,也让外界开始预测谁将是第四家。

7月20日,记者从哪吒汽车官方获悉,其已经正式启动C轮融资,并计划于2021年在科创板上市。本次专访中,当张勇被问及2020年科创板政策扶持推出,为何哪吒选择明年作为节点?前者回答道:“第一,我们要提前做一轮融资,融资是需要时间的。第二,融资完了公司还要做股份制改造,这个也需要时间。另外明年,我们的准备时间更充分。”

不可否认,相较已经上市的三家头部新势的资本运作能力,拥有国资背景的哪吒是相对匮乏的。对此张勇也承认该方面的不足,“坦率说,我们企业一开始做公司的时候,对资本运营没有太多经验,我们想法很简单,就是瞄准汽车产业的变革机遇,做面向未来的车,把企业做好,把产品做好,没有专注于搞资本运作,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搭建VIE架构。第二,我觉得现在国外上市和国内上市差异不大,可能有点差异,但主要还是看业绩,业绩要好,在国内上市估值会高点,但如果业绩不好迟早会下来,归根结底还是一个价值投资。”

在听过张勇对于资本市场以及上市节点选择的部分观点之后,给人的最大感受就是哪吒汽车的相对“务实”。承认短板,不急功近利,在这个十分浮躁的年代弥足珍贵。并且令人庆幸的是,相较拜腾、博郡等因为资金使用效率低下、运营成本高昂最终轰然倒塌的失败者,哪吒汽车自建立之初就已学会“节省”,做好了过苦日子的准备。

据不完全统计,哪吒汽车截至目前共完成4轮融资,已披露的融资金额共近100亿元,相较头部三强动辄百亿的融资来说,该金额并不算多,但在最终落地环节,前者所展现出的具体表现不容小觑。

“董事长跟我都是穷苦孩子出身,没有大手大脚花钱过,不知道怎么大手大脚花钱。另外我们在企业经营上不是低成本运营,是资金利用效率高,必要的事情我们花钱很舍得,做智能座舱系统也花了好几亿,在产品在技术上投入不应该省钱,但是一些可花可不花的地方我们很少花钱。”

“比如在人工成本方面,我们现在整个公司才1600多人,其中技术研发人员占一半,质量技术、采购技术、研发工程技术和智能技术,加起来接近一半,销售人员都不多,所以从人力资源成本上来讲,我们是这几个企业里最少的。第二个从我们日常的运营费用来看会低一点,包括我本人出差一般就住经济型酒店,背着包不带秘书不带助理,一个人出差占绝大多数,也坐经济舱,这不是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的资本资金运用效率高一些。”

的确,对于现阶段仍无法实现自我造血的新势力而言,资金仍乃“命脉”,所以每省出一分不必要浪费的钱,就是为整个企业增加一份继续向上的筹码,显然哪吒汽车此刻的所作所为,就是在为自己博得未来。

总之,如果要问接下来哪吒汽车将会何去何从?眼下也就是即将到来的月中,据张勇所述,“我们会宣布新的充电服务。我们做一切工作的出发点都是基于用户,解决用户的痛点问题,现在人不买电动车的最大的顾虑不是价格问题,也不是产品不够好,也不是残值,而是充电。”毕竟,电动汽车补能体系的完善,确实能够吸引更多潜在用户。

除此之外,继续融资、尽快上市成为了其短期内更为重要的任务之一。而将时间轴再度拉长,与全球电动化转型的浪潮并肩一起成长,才是它存在的真正意义。

分享到:
35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