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宁德时代,开发了永不起火的811?

原创 文/王小西 时间:2020-10-17 9:06

宁德时代前有811危机,后有LG化学的狙击。

对于NCM811电池,看来宁德时代是铁了心跟它耗下去。

就在昨晚,宁德时代的大本营,第五届动力电池应用国际峰会上,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先生拍胸脯说,已经开发出“永不起火”的NCM811三元锂电池,可轻松通过热扩散测试时间不低于5分钟的要求,还播放了测试视频。不过,什么时候量产,我们还不知道。

这是否表明,就算行业内有人不信这个邪,宁德时代也实在是输不起这个赌局,要硬着头皮走下去?

比如,国轩高科高级副总裁徐兴无9月1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没有足够的数据证明811安全性得到完全解决……如果总是出现事故,会对行业的信心产生影响。这种情况下,降级(降至712或622或523)或者在811基础上降低能量密度,对安全都是有好处的。还是希望等811真正称成熟了再往车上推,个人认为有很大的问题。”

虽说是一家之言,但是811电池的事故,不仅宁德时代有,跟它死磕的LG化学近期也在现代的科纳KONA车型上栽了跟头,召回数量达到了7.7万辆。

所以说,宁德时代股价高涨如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日,也要冷静思考如何面对深渊。这是宁德时代的“冰与火之歌”。

811危机能否化解?

先说行业标准。5月12日工信部颁布新规,其中,增加了电池系统热扩散试验,要求电池单体发生热失控后,电池系统在5分钟内不起火不爆炸,为乘员预留安全逃生时间。而这一新标准将于2021年正式实施。这是前面曾毓群先生“永不起火”演讲的背景。

宁德时代怎么开发出了“永不起火”的811电池?

曾毓群先生在会上介绍说,材料方面,通过“原子层级”创新,开发出了高稳定性正极材料和高安全电解液,电池耐高温边界提高了40℃,此其一。

电芯结构方面,设计了高集成、强鲁棒的防内短路电极,电芯进行各种滥用测试可以不起火、不冒烟。电池包设计方面,优化了结构强度。此其二。

电池热管理方面,基于电池的物理化学特性,精确掌控温度/电压/电流等安全边界,完善监控模型,第一时间识别安全风险并及时预警。此其三。

系统热扩散方面,采用航空级耐热材料和定向热导流技术,即使单体发生热失控,也能做到系统不蔓延、不起火。此其四。

不过,更多的技术细节没有公布,我们无法确定,宁德时代如此作保的811电池,能不能证明安全性?如果仅仅是因为迫于压力而做出的回应,那么对于宁德时代的未来,还是会蒙上一层阴影。

因为,除了今年比亚迪的隔空质疑——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公开声称三元锂电池不安全,包括紧随其后的一系列民间针刺测试,均指向三元锂电池不安全,还在于今年关于811电池起火的事故太惹人注目了。

而根据几年前行业内对于18650电池的测算数据,容量每提升10%,循环寿命大约会降低20%,充放电倍率降低30~40%,同时电芯会有约20%的升温。以此类推方形和软包电池的容量更大,再加上高镍的风险,车企显然愿意选择更为稳妥的方案。

在主机厂出于安全因素考虑,大幅度换装NCM523三元锂电池的当下,比如2020款Aion S改换523电池,曾毓群这次还是向外界表明了态度,宁德时代仍然坚持811路线。而且,9月份宁德时代就对媒体表示过,公司不会放弃NCM811技术路线,高镍三元电池发展远未触及技术天花板等等。

背后的实际情况是,对于宁德时代来说,8月份的2.8GWh装机量中,811电池的排产就达到了1.09GWh(根据网上的透露的一份排产表),占比达到了38.9%。加上供应链的合作伙伴部分,此时如果掉头,损失有多大可想而知。所以,宁德时代的内忧外患在前,只有华山一条路。

LG狙击宁德时代

实际上,不光是811的问题,宁德时代今年日子开始不好过了。因为今年中国电动车销量将被欧洲超过,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8月12日的汽车蓝皮书论坛上表示“我们非常痛苦。”

如此袒露心迹为什么?“欧洲销售增长52%,中国下降了44%,一进一退,今年非常清晰。我预测今年整个欧洲的电动汽车的销售量将超过中国,中国世界第一的电动车市场今年会被欧洲抢走。我们千万不能起那么大早,赶个晚集。”

宁德时代94.4%的业务在国内,面对欧洲市场的无力,虽说这像是诉苦和提前吹风,也表明了宁德时代的隐忧。它的对手LG化学正在攻城拔寨,势如破竹。

LG化学2019年终于等来了它的运气。除了工信部的白名单取消,LG化学和SK Innovation电池的电动汽车终于被列入电动汽车补贴目录,欧洲也成为它的福地。而且,LG化学计划在今年年底之前将产能提高到100GWh,足以为160万辆电动汽车供应电池。今年LG化学还打入了特斯拉供应链,得到了上海超级工厂Model 3和Model Y的订单。

根据日前韩国咨询机构SNE Research发布的最新数据,虽然8月份,宁德时代以2.8GWh的装机量排名全球第一,占全球市场总额的25.9%,LG化学以22.2%的份额、2.4GWh的装机量位列第二。

但是,我们来看看1~8月累计装机量,LG化学以占全球市场15.9%的份额已经超越了宁德时代。宁德时代以总装机量15.5GWh屈居第二,而松下以12.4%的市场份额紧咬在后。

从产能来看,2019年宁德时代就达到了58GWh的总产能,这样算下来截至8月对应的产能利用率不到30%,虽说业内认为65%产能利用率算是国内最高水平,但是不到这个数据的一半,这样其实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宁德时代目前在国内的装机量还是老大,但是欧洲市场LG化学的大幅提升,已经全面反超了宁德时代。从LG化学的客户来看,除了特斯拉Model 3,雷诺Zoe和保时捷Taycan的良好市场表现,也让LG化学收益颇丰。

就在10月15日,宁德时代(300750,SZ)的股价市值再创新高,截至15日15时,宁德时代总市值为5558亿元,收盘股价为238.6元/股。但股价遮不住宁德时代的内忧外患。

根据8月份其发布的2020年半年度报告,宁德时代上半年营收为188.29亿元,同比下降7.08%。而作为主营业务的动力电池营收同比下滑20.21%至134.78亿元,毛利率也由去年同期的28.88%下降至26.5%。

这个是受疫情影响,可以理解。不过,净利润方面,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净利润为13.77亿元,同比下滑24.3%。而且,就像前面说的,宁德时代的产能利用率低,这样固定成本会相当高。就像汽车分析师任万付表示的,宁德时代短期内不会丧失国内龙头地位,但长期来看存有疑问。

虽说,近日《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通过的政策利好,也让宁德时代的未来发展受益,因为,该规划对加大关键技术攻关、加强充换电等基础设施建设、鼓励新能源汽车领域国际合作等方面做出了明确要求。但是,“打铁还需自身硬”,何况LG化学和松下这样的大敌当前,磨刀霍霍。

LG化学的锂电池虽然是其第二大业务版块,但在其第一大业务石油化工地位岌岌可危之下(2020年第二季度石油化工销售额降为27.4亿美元,营业利润3.6亿美元),LG化学将业务重心放在电池业务,与宁德时代展开激烈的冠军争夺战,是毋庸置疑的。

由于电池业务的潜力所在,LG化学于不久前宣布在今年年底之前分拆电池业务。而路透社援引的报告指出,LG化学预计2020年第三季度的营业利润能够提升159%,达到9020亿韩元(53亿人民币),高于分析师的7460亿韩元(44亿人民币)。

要不是出了现代科纳KONA因为电池而召回的事故,LG化学2020年多半就要吊打宁德时代了。

LG化学的反超还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欧洲多年之前的认知是,新能源的前景在于生物柴油而非电动化。但是,2015年大众“排放门”事件一出,生物柴油路线的未来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欧盟的轻型车测试程序(WLTP)2018年9月1日实施后,欧洲开始电动化狂飙。经过几年的准备,今年欧洲市场开始发力。而最关键的是LG化学抓住了欧洲市场这个爆发点,而且在韩国吴仓、美国霍兰德、波兰弗罗茨瓦夫与中国南京建设了4座工厂(另外还有规划产能32GWh的南京江宁滨江开发区工厂),布局就占了先手。

宁德时代目前仅有5.6%用于出口,首座海外工厂于2019年10月在德国图林根州开工建设,不过要2021年才能投产,目前显得鞭长莫及。

回头再来看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的两次发言,就非常明白了。就像业内人士分析的,宁德时代的技术并不具备完全碾压对手的优势,甚至有些地方比如固态电池方面不强,因为宁德时代探索方向是“无稀有金属电池”,也就是无钴电池。面对未来的竞争,信心不足是很自然的,危机感才这么重。所以,宁德时代加油啊!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