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两会】把脉新能源发展方向,代表委员都怎么说?

原创 文/郑文 时间:2017-03-06 8:46

今年汽车行业的提案聚焦新能源方向,提案还呈现出了更细化的发展方向,可见未来的新能源发展方向还将继续深化。

作为举国瞩目的焦点,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顺利开展中,大会新闻发言人王国庆指出,国内改革进入了深水区和攻坚期,各种不稳定性愈发凸显。在不确定性中找准发展的主旋律,汽车业恐怕是能够承载如此厚望,不多的选择之一。

的确,自2009年以来我国已连续8年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制造国和新车销售国。2016年国内汽车在产销量达到2800万辆的基础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5.5%,对经济增长贡献率高达4.5%。无论主营业务收入还是利润总额均明显高于上年,有力地支撑了经济平稳增长。

无论中国还是美国,“制造业立国”已成为不容置疑的国策。站在转型升级的风口上,中国汽车业将担负起更重的责任和使命。在两会上,各代表委员参政议政,共商国是,并就自己熟悉的行业和领域提出提案,展开了讨论。

“脱虚向实”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责无旁贷,将就“脱虚向实”,振兴实体经济建言献策。他说:“振兴实体经济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任务。在今年的两会上,我将就‘脱虚向实’发表看法。”

徐和谊所说的“虚”与“实”实际上就是指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而李书福则认为,实体经济是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石,是解决民生的基础,是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产业。没有实体经济整个国民经济就是“无米之炊”;同时,没有虚拟经济,实体经济也很难得到活跃和启发。

去年两会期间,徐和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中央政府提出的调结构、促转型要求汽车企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下功夫,也就是要做好“加减乘除”法,通过转移落后供给,升级现有供给以及创新新型供给三个层次来加大结构性改革,进而实现经济增长的大跨越。

对于“加减乘除”徐和谊的看法是,加法、乘法就是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培植新的增长极,抓住产业的高端环节,比如研发、金融和服务等;

而“减法”就是把一些现在竞争力弱的产品逐渐淘汰、压缩、减量,竞争力不强的减下去。“除”就是将现在明显过时、落后的产能停下来。在徐和谊看来,排放大、超标的传统燃油机要毫不犹豫地去掉。即使这一部分产品已经形成规模,也要勇敢拿掉,加大调整力度。

今年北汽新能源汽车的产销目标是17万辆,对此目标徐和谊并不认为过高,他认为市场越来越成熟,北汽集团在技术和资源布局上也做到了“运筹帷幄”,新能源汽车领域应该是‘乘’的概念。

甲醇汽车推广

另外一个两会熟悉面孔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今年的两会提案递交了关于“甲醇汽车推广”,“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的两项提案。这两项提案都是李书福过去提案的延续和传承。

在李书福看来,国家能源安全和环境保护所面临挑战正日益凸显,面对世界各国对石油日益高涨的需求和国际石油价格跌宕起伏的动荡局势,对于替代能源的研究和应用需得到重视,甲醇车与汽油车相比,不仅动力性、经济性以及排放等都能得到很大的改善。

李书福建议尽快推动甲醇汽车在全国的市场化运行,同时根据甲醇汽车在各省市试点运营的经验,继续完善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制度建设、运行管理和相关应用安全评估等工作。此外,李书福还建议将甲醇作为战略性替代能源,纳入交通燃料体系。

李书福对于甲醇车的极力推广也是不无道理的。吉利早在2005年便开始了此方面研发,它是我国目前唯一获得国家甲醇汽车产品公告的轿车企业。目前吉利拥有帝豪、帝豪GS等系列甲醇车产品,并获得了国家工信部批准的专项试点,目前甲醇汽车产能已经达到20万辆。

另一则提案则是关于自动驾驶技术发展,李书福建议通过审慎放开地图精确测绘,减少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壁垒,从而加速自动驾驶技术发展。李书福认为,要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放开精准地图测绘,否则无法在真实的路面上进行体验,难以知道自动驾驶技术是否达到成熟。

消除新能源地方保护

目前,处在快速发展阶段的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市场环境,却存在地方保护等一系列问题,阻碍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和创新效率。同时,随着我国汽车保有量的迅速增长,汽车产品和交通安全等相关问题也日益凸显,现有的相关标准、法规存在一定的滞后性。

全国人民代表、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凤英今年提交了两份议案建议。一是关于破除新能源汽车地方保护、营造更加公平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消费环境的建议;另一个是关于完善汽车与交通安全相关法律政策的建议。

多年徘徊后,长城汽车终于宣布投入300亿元布局新能源和智能化项目。据介绍,300亿元绝大部分将用于新能源的研发和生产,长城将投建一个新能源整车厂,同时对核心零部件的整合生产进行调整。研发上,长城将在日本、欧洲、北美等多地建设研发中心。

众所周知,从2014年开始,新能源汽车翻番式的增长使之一时间成了汽车界的“香饽饽”,许多籍籍无名的车企都借着新能源汽车的东风获得了巨大的利润和发展前景。长城汽车因几度徘徊与新能源失之交臂。

事实上,早在2010年北京车展,长城就已率先推出了一款混动四驱平台模型,当时引起了不小轰动。时隔一年长城还在北京车展上展出了新能源概念车哈弗E,后来又提出定增168亿元,用于打造新能源项目,不过资本市场并不看好,最终长城汽车还是终止了此计划。

审慎与期冀

在众多自主品牌中,江淮汽车的新能源发展并不算落后。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底,江淮汽车累计销售各类新能源汽车4.7万辆。其中,纯电动轿车累计销售3.6万辆,累计运行里程突破6亿公里。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突出业绩,无疑为江淮汽车增添了不少“荣光”。

在今年的两会采访中全国人大代表、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大谈特谈其在自主破局、汽车出口、开放合作等方面的深刻感悟,谈及新能源汽车,安进的言语中却更多是审慎与期冀。“现在新能源汽车产业欣欣向荣,却也遇到了困难。国家补贴在退坡,地方补贴能力不够,技术标准要求越来越严,技术配套设施还不是那么完善,种种因素给这个领域增添了更多挑战。”

他认为,新能源汽车若想得到更多消费者发自心底的认同,还需要多方努力。企业自身需要在产品上下功夫,对技术加大投入,竭力解决电池问题、能量管理问题等。全产业链更需要在各个环节需要进一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更重要的是政府要完善管理,可以在加大对燃油车约束的同时,出台一些鼓励新能源汽车使用的措施。“事实上,碳积分交易就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希望有关部门尽快讨论完善、出台实施。”安进说。

安进建议国家可以利用政策优势,加快充电桩的铺设。目前做充电桩的企业很难实现盈利,国家可以逐步把基础设施先做起来,如果使用环境好了,充电桩建设比较充分,解决了使用中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在工作报告中提到,当前我国汽车产业,燃油车出现结构性产能过剩,而新能源汽车处于发展初期,正需要减少燃油车中的无效供给,同时推动新能源汽车真正成为有效供给,还要引导消费者的消费需求向新能源汽车转变。

除车企领袖的建言之外,很多行业人士都对新能源产业的健康与规范发展献计献策,在补贴方式、配套设施等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议案。从中也可以看出,今年汽车行业的提案聚焦新能源方向,提案还呈现出了更细化的发展方向,可见未来的新能源发展方向还将继续深化。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