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车事】存在即合理?低速电动车的野蛮生长

原创 文/丁钰 时间:2017-03-19 8:52

因为客流量少,到家的公交车取消运营,穿着小薄羽绒服的我,在北风料峭中打着寒颤,等着爸爸来接。没多久,就看到他老人家骑着一辆电动自行车飞驰而来,下车立刻给我裹上了大衣。

背井离乡大半年,经历疯狂抢票、人堆人挤车一天后,小编终于回到了家乡,而且,工作以来第一次带着任务回家,瞬间像是回到学生时代,不免有些小激动,没有任务的假期还算什么假期呢。现在,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汽车行业非常有发展前景,于是身为编辑部成员之一,趁着过年回家,我开始了归家寻车之旅。

因为客流量少,到家的公交车取消运营,穿着小薄羽绒服的我,在北风料峭中打着寒颤,等着爸爸来接。没多久,就看到他老人家骑着一辆电动自行车飞驰而来,下车立刻给我裹上了大衣。

坐在车子上,大口吞咽着冷风,等不及的爸爸开始发起盘问,工作怎么样,有没有好好照顾身体?我得意洋洋地讲述着工作以及上海的生活,顺口说起老师布置的任务。老爸明显对这个任务更上心,于是趁着天色还亮,走走停停,跟我一起打探镇里面的车子。

小编的家乡长葛市是许昌市的两市三县一区中的一个县级市,属于四线城市。外出求学工作数年,在其他城市的时间远远大于在长葛的时间,甚至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家乡发展到何种地步了,有哪些可以为人称道的地方。而这次寻车之旅却让我真实地看到家乡的变化。

从车站到家沿途需要经过五个村庄,有诸多机械装配厂、饭店、拉货装卸区以及一些超市等商铺。厂区外面停着奔驰和Jeep,超市等商铺、普通人家等外面大多是五菱宏光、一汽奔腾等10万元级别及以下的汽车。一路上,手哆哆嗦嗦地在本子上记着这些现象,拍着照。

终于到了村口,走了几步就看到了一辆主调为绿色的低速四轮电动车。在和车主,也就是自己的叔叔聊过后,小编才发觉原来过去一两年里家乡低速电动车的发展已经今非昔比。


野蛮生长


对于电动车,印象当中就是价格动辄十几万元,依赖补贴而生,靠限购增量。而在长葛市区买套一百平的房子需要三四十万元左右,大部分普通家庭购车预算在十万元,可市场上的电动车在享受补贴后仍然高达十几万,这对乡镇农村地区而言太不合算。

相比较而言,低速电动车售价主要分布在1~5万元。根据国内媒体统计,受制于消费水平的限制,1~3万元的价格区间占据市场主流。这一价位水平对于经济水平大幅提升的乡镇居民尚可接受。

本刊记者走访了长葛市的数家经销店,调查得知长葛市内一般一个一级经销商每月大概能销出六七十辆。为了能够吸引消费者,雷丁、森源等纷纷推出各种折扣,“享受厂家补贴电费3000元”,“每台优惠2000元”。如果消费者购买的是许昌本地企业生产的电动车,符合法规条件还可享受10000元补贴。

叔叔家庭条件在村里属于中上水平,他的儿子在广东做机械销售,近几年在长葛市区买了房子,还买了一辆哈弗H6,元旦归家带着老父亲花了3万多买了辆低速电动车作为代步工具。叔叔认为这钱花得值,并且数列了各种好处:“遮风挡雨,有空调,老人家不用骑着电瓶车(电动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村里还有三四家买这种低速电动车,都是给家里50岁以上的老年人用的。”

叔叔购车的门店是一家三级经销店,小编隔天致电问及低速电动车的相关信息,接听的店员表示:“店里1万到7万的车都有,最高时速80公里,能跑200公里到300公里……店里各种牌子都有,比如森源、康迪、雷丁、知豆……”当听闻我是为家中父母购车时,门店销售人员一再强调“不需要牌照和驾驶证”。

其实,按照长葛市制定的法规,低速电动车时速在50km/h至80 km/h范围,续航里程不小于80 km,驾驶员需考取C3及以上驾驶执照,可在长葛市辖区一级及以下(不含高速道路及城市快速通道)公路及城市道路短途通行,行驶时要走机动车道,并靠右侧行驶。而电动车牌应由生产企业参照国家标准样式统一制作,车辆在长葛市辖区内销售时应带牌和机动车强制险销售。

不过即使法规要求,驾照依旧难办,并且由于学员少、利润较低,当地驾校内一般不愿开设C3驾驶证培训科目。低速电动车的驾驶员无可奈何只能考取C1驾驶证,这对于中老年车主未免有些困难。不仅如此,市面上的一些低速电动车并不符合要求,也就无法上牌。因此纵使市政府已出台相关政策,路面上的低速电动车大多依旧是无牌无驾照行驶。




出行的变迁


与叔叔寒暄完毕,回到家中早过了八点,爸妈等我吃饭已有多时。饭桌上我的任务问题像是给爸妈打开了一个回忆的大门,“想当年”再次荣升为谈资。

当年,父母结婚时最时髦的迎亲工具是自行车,爸爸载着妈妈,把她从自己熟悉的环境带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家庭,组建了一个全新的家,慢慢融入,生儿育女,这个家成为我们最舒适、最自在的家。

随着农村地区经济水平得以提升,交通工具切切实实地发生了非常巨大的转变。先是,乡镇里的机械建筑厂慢慢建起来,务工不再需要长途跋涉地前往外地,也能挣得让家庭温饱的薪水。这时候一户人家有一辆摩托车都是大家羡慕的对象。

又过了几年,车行开始推出两轮的电动自行车,简单易学,代替自行车成为各家各户的交通工具。由于乘坐的人数有限,电动三轮车再次进入众人视线。渐渐地,人们不仅仅满足于这些出行工具,发挥出无限的创造能力,简易版的电动四轮车出现了,为出行者遮风挡雨。不够面子?两三万元的低速电动车满足了这个要求。

虽说,多数当地年轻人更愿意购买的仍是普通乘用汽车,当地市面上的低速电动车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乡镇居民的需求。这也意味着,消费升级,现行政策引导、改变不良现象之后,低速电动车市场在三四线城市仍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曾有数据统计,2016年全国低速电动车已经达到了年销120万辆的规模。而长葛市的森源电动车,河南省洛阳、济源、开封等地的企业也开始涉足低速电动车领域。许昌市也建立了一座新能源汽车城,各大电动车品牌均可入驻。由此可知,家乡人对新兴代步工具持有极大的开放态度和需求。

如前文所述,低速电动车确实存在无牌无照行驶问题,甚至质量参差不齐,备受质疑。但当前生产低端电动车的同时,这些电动车制造商也已开始逐步升级,转变定位,为消费者提供质量更优的产品。届时这个市场才能真正成为合理的存在。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