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最熟悉汽车行业的人”的造车之路|新势力造车·迷局

原创 文/张玉硕 时间:2018-04-20 21:00

每个企业成功之前都要经过漫长的阵痛与蛰伏期,无论是旧势力入伙,还是新势力造车,都概莫能免。

“同捷跨界造车,我是不承认的。我们一点儿不存在跨界,真跨界的是互联网造车,那不但是跨界,那也是跨行。”

打心眼儿里,雷雨成都认为自己是那个掌握了核心技术的人,即使数次被资本搞出局、被资本抛弃,他对自己在造车领域的造诣都非常“自信”,甚至“自负”。

在诸多“造车新势力”中,雷雨成也显得特立独行,由学者身份进入实体造车领域,随后成为汽车设计与制造领域的专家,甚至在长城汽车、奇瑞汽车、吉利汽车、比亚迪汽车等企业发展的早期,都能看到同捷的身影。

但当后起者乐视、蔚来、小鹏、游侠等造车新势力摩拳擦掌地投身造车浪潮时,雷雨成却罕见地没了消息,就连与长城汽车魏建军的恩恩怨怨,也再无人提起。

《汽车公社》辗转联系上了他,驱车百公里来到同捷汽车在上海的厂房,专程拜访。“狂人”风采不减当年,也把自己“造车”的雄心和盘托出。

“我们不是跨界造车”

“我不认为同捷是跨界造车,我们产品自己研发,生产线自己研发,模具自己研发,样车制造自己研发,电子电控自己研发。”

“我全线的多学科产品都能干,我生产线都能研发设计,生产线不会用吗?我一个造尺子的,难道不会用尺子吗?我培训一下工人,把零件装出来,把整车装配出来,做不出来吗?都在我们自己的业务knowhow里,我们一点儿不存在跨界。”雷雨成说起造车来,侃侃而谈,颇有指点江山的气质。

这得益于同捷过去近20年来在汽车产业链上游的摸爬滚打与积淀。上海同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是国内最大的汽车设计公司,为一汽、东风、上汽、长城、长安、吉利、力帆和众泰等国内外主流车企都提供设计服务,终于在新能源造车的大潮流下,从幕后走到目前,投身整车制造。

他坚信汽车行业是有门槛的,未必是投资越多,越有优势。“新进入汽车行业的,像乐视刚进来有点不知深浅,他认为汽车研发就是大投入,投一百亿,肯定世界第一。你就是投500亿也可能卖不动,造型设计也不一定最好。这就是对行业不熟悉。”

“我相信同捷造车是最熟悉这个行业的人造车。如果我们做不成,谁也做不成。我敢说这句话,我们做不成的,那就整个汽车行业就出了问题了,谁进来都做不成。”

按照雷雨成的设想,要生产20款产品,价位介于8万-50万元之间,超跑最便宜的从15万元起,有四驱混合动力的,有四驱电动的。至于生产资质,雷雨成表示,一方面同捷自己在申请,另一方面协鑫集团并购了江铃晶马汽车,两方面齐头并进。

资本介入 祸兮福兮

对自己的专业实力极其笃定的雷雨成,在创办公司后接连遭遇了几场资本上的重大挫折。2013年,时任同捷董事长的雷雨成被股东们一致投了反对票,这个有“中国汽车设计教父”级的人物,被迫赋闲在家,后又被请回山。

回归后的雷雨成几乎以“断臂求生”的方式把PE资本踢出去,此时同捷在经历被长城挖角、上市失败、股东反目、业绩急剧下滑后,早已入不敷出。

2014年9月3日,这个在汽车设计领域摸爬滚打了20余年老兵,以近乎“放卫星”的方式与文华集团一起放了个大消息,称在河北邢台经济开发区生产新能源SUV,全部建成后年产值1280亿,年纳税128亿。但双方的合作随后戛然而止,“文华同捷”的新闻永久停留在2015年10月底。

随后,急需从利润渐薄的光伏产业转型的协鑫找上了同捷,和雷雨成一拍即合,重商造车大计。

“我们股东的实力很强,我们的融资能力很强,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同时建5~10个基地。资金不是问题。”这次,雷雨成对他的新股东似乎很满意,事后感慨道:“需要有制造业经验的汽车技术研发企业与金融资本相结合。”同捷也进入了多年以来难得的平稳期。

根据苏州高新区官方公众号发布的报道,协鑫集团与同捷在苏州共建了协鑫同捷研发及整车总部项目,占地200亩,计划总投资超百亿元,基地投产后年产能将达100万辆。同捷也随之整体迁移到苏州高新区,成立苏州同捷汽车工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包含研发、工艺工程、模具、试制4个核心研发部,将作为同捷汽车产业集团的总部以及今后上市的主体,同时配套成立同捷新能源汽车销售总部。

公开资料显示,在江苏省镇江新区,协鑫集团与同捷新能源汽车项目总投资达70亿元。此外,在江苏省宜兴市,协鑫集团与同捷投资建设了宜兴厢式电动物流车项目,一期投资28.37亿元,年产约5万辆。据了解,协鑫集团的新能源汽车及电池业务已在江西、江苏等地落地。

在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协鑫集团投资约200亿元,将建设占地约1万亩的智慧制造产业园,主要包括新能源汽车制造、动力电池及PACK工厂、聚酰亚胺锂电池隔膜、储能、分布式能源及微电网等项目。

对待投资人的钱,雷雨成非常谨慎。“我们的产品线成本是传统车企的20%。我十个基地,150万辆的投资,相当于传统车企20-30万辆的投资。”

无论从之前同捷员工曝出来的消息,还是从我们现场看到的消息看,雷雨成把钱看得很重,甚至有些“抠”,这反映到企业管理上,就有同捷设计报价偏低,远不及国外的设计公司,人员流失率高等问题。

从做裁缝到自己干

辗转至今,雷雨成在同捷的股份不断被稀释,从当年的创始人成为了今天的职业经理人,但坚持中国人造自己的车这一点却始终未变。

“老外一直在忽悠我们的政府官员和国有企业领导,说开发一个车几百个亿。说你开发不起。先拿钱吓唬你,然后你就会拿钱买他的技术。所以国有企业老板都被外国人给吓坏了,基本上吓得像老鼠见猫那种感觉。一提汽车开发,胆都吓没了。”

雷雨成不怕,但时任同济大学教授的他很着急,“如果没有中国人站出来。中国的汽车工业就完了。”

于是一介书生,投身实业。同捷先后为比亚迪、吉利、奇瑞、长城,以及后来的风神和众泰都开发过超600款车型。尤其是帮助长城汽车打造的哈弗H6,连续58个月蝉联SUV汽车市场冠军。

但同捷要得到汽车公司的认可并不容易,“我们是做裁缝的,人家出嫁我们给做个衣服,不会说衣服做得好看,是我体型好看,也不说你裁缝好。”

雷雨成表示,从2010年到2013年同捷投了6个多亿做模具加工,生产线有了,产品设计有了,制造有了,距离整车就只有一步之遥,这些储备为同捷造整车奠定了基础。

截止目前,据所了解到的信息,同捷有一款轿跑问世,随后网上又流出了一款电动SUV车型的谍照,但截止目前,再无任何相关量产车的消息流出。北京车展在即,一大波造车新势力也纷纷推出概念车、量产车,计划在这一中国汽车市场最重要的舞台之一献上一曲。

据《汽车公社》不完全统计,中国目前有不下五十家新造车企业,其中风头强劲者不过十余家,而同捷,虽顶着“最熟悉中国工业”之名,从过去的“为人做嫁衣”,到现在造车,虽依然“默默”,但每一个伟大的企业在爆发之前都会经历一个漫长的蛰伏与阵痛期,对于同捷,对于诸多的造车新势力,莫不如此。


分享到:
33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