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威之死

原创 文/郑文、杨晶、杜余鑫 时间:2019-09-02 12:09

国威科技的倒下,更加反映出小型零部件供应商之困。

国威科技倒闭的事情,还在持续发酵。

根据国威内部员工向《汽车公社》独家爆料称,国威目前正在逼迫员工签署关于“自愿放弃在国威科技有限公司工作期间的工龄补偿金,决不投诉、起诉”的承诺书,防止员工劳动仲裁。很多员工也因在前期公司上市动员中投钱的缘故,怕分红受影响,敢怒不敢言。

国威要求入股公司的员工放弃工龄补偿金,否则对入股资金不予以退还,总计5000万左右

根据知情人提供的独家爆料,大部分国威的员工由于无工作任务停发工资,正在乐清市寻找新的工作岗位,同时一边也在找政府和开发区协商8月份的工资发放。从此前媒体报道的情况来看,国威已经欠薪停产、面临倒闭,由政府接管。

如果说什么是直接导致国威到如今境地的?恐怕此前网上所传吉利汽车拖欠账款、企业投资房地产失利等原因的猜测都有失偏颇,来自员工的总结或许还相对让人信任。

国威虹桥镇工厂早已于几个月前搬离,大门紧闭

周姓员工总结称,公司业务评估能力很成问题,对于零部件公司模具开发成本是非常高的,盲目扩大生产规模步子迈得太大,收益赶不上投入,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在汽车环境大好之时,国威科技营收最好的时候每年可达到6—7亿元,这样的丰硕收益让公司战略扩张失误。随着2018年和2019年汽车行业的下行,特别是国威主要客户为华晨等弱势的自主品牌,寒潮的传递,自然也让国威这样一批低端零部件制造公司备受煎熬。

老实说,国威科技的企业规模远不足以引起如此轰动的社会影响,但其个案表现出来的意义却足够深刻。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从乐清枢纽下高速后,沿着万柳线,开车大概6分钟左右左拐至开发区的中心大道,只需再过四个红绿灯,在经七路与中心大道交叉口,就能看到右手边的国威科技。初见国威的大门,“中国·国威科技有限公司”一排金色汉仪刚艺体大字展开,“扬我国威”与华为的“中华有为”有异曲同工之妙,但结局却大相径庭。

巧合的是,国威科技大楼上的“科技”二字也已经脱落,这似乎正在预示这场危机正在发生。

位于乐清经开区的国威工厂

当我们赶到国威工厂时,门口停放的车辆已经占用了一半的公共道路。而此时正值下班时期,多数人抱着箱子从厂里出来,箱子里面装是文件夹、小电风扇等杂物。

“你怎么还没去吉利上班啊,是不是又被坑了。”当我们上去攀谈时,该员工说出了目前在职员工的现状,“以前这里有1000多号人,现在就剩下100多号人在做剩下的零部件。”剩下的员工里面,是数家主机厂由于零部件需要,自行掏腰包给国威员工发出薪酬,将国威剩余的材料加工制作,以满足自身的需求。

在国威经开区厂区大门,每天都有抱着纸箱离职的员工

“我看到你们LED屏上还写着招工啊。”

“公司都要倒了,我们都没事干了,人事行政都没人了,这些东西没人管,我们都在写辞职书。他也没说倒闭,通知也没出给你,就是口头通知主管说放一个月假。”

“我看到你们厂里不是还有车在装货卸货吗?”

“这些是模具、设备,不是产品,是要运走卖掉的,是在清东西。”

国威经开区工厂,模具和设备正在被清运

国威的老板陈俐是乐清市本地人,在附近的经开区政府办公大楼,我们见到了其真人,陈俐身材矮小偏瘦,穿着淡蓝色衬衫和黑色西裤,典型的中国式小企业老板形象,与旁边身材高大的管委会周主任形成鲜明的对比。后来我们了解到,陈俐这身装扮就是国威的中高层工服。

办公室门开后,始终是周主任在侃侃而谈,陈俐一言不发地跟着,像极了一个手底下的职员等待工作安排。在面对我们的询问时,陈俐有意无意的总是在闪躲闭口不答。最终旁边周主任回答称,事情都在按流程走了,扔下一句“我们早就辞退了劳务公司的员工”,便随同陈俐驾车而去。

调查当天,记者一行恰逢乐清一劳务公司找管委会,申请监督发放拖欠劳务工工资

周主任所说的劳务公司,正是在旁的两位员工代表所在的公司。如今国威直聘的员工工资已经通过开发区发放,但是通过该劳务公司签约在国威上班的70多位员工工资在规定时间内未按时发放。这70多位员工找到该劳务公司,由该劳务公司代表来开发区讨薪。在场的劳务公司代表称,来了几趟,每次都被踢皮球处理而告终。

国威的倒闭,不仅让数千名员工下岗,同时也影响了众多从国威拿货的主机厂,并且也波及到了国威下游的供应商们。

在国威科技虹桥镇工厂,仓库货单和零部件散落一地。

与国威业务范围相似的零部件生产企业在乐清市当地还有很多,并且规模要比国威小的多。大多数是以数人或者数十人为单位的小作坊式生产,国威的退出,让这些个体户们所承受的压力呈指数上升。

在乐清市,这种小工厂不计其数。租一个独栋小楼,自己简单装修一下,一楼做生产,二楼做生活和办公区,这已经算比较好的配置,更夸张的是一栋长排的仓库,可以拆分开租给几家小作坊生产线。

在温州乐清,小作坊式的上游零部件供应商随处可见。

经营着只有30余人的公司的刘老板表示,“我们开公司都是自己掏钱或者找亲戚朋友借钱来做的,我们就是想比在工厂打工多赚点。如果碰到像国威这样的公司,说倒闭就倒闭,那我给他们供的货,进的材料全都得砸在自己手上,国威可以赚钱了去做别的投资,但是我们不行啊,我们必须业务专一。”

前几年,汽车零部件生产行业属于暴利行业,因为竞争少需求大,这也直接导致近几年很多人蜂拥而至,加入这个行业。一旦之前20-30%利润,如今已经降至5-8%甚至更低。虽然公司很小,但刘老板认为,经营零部件企业也要在市场中有预判性,并且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8月初,国威公司发布了董事长陈俐签字的停工通告,引发员工不满

谈及国威倒闭,刘老板有自己的看法:“按照正常逻辑来讲,如果是一心一意要做好汽车零部件不会倒的这么快,第二就是资金出现问题,包括乐清很多老板不只是做零部件生产,他们赚钱了总想着去赚快钱大钱,投资方向变了。”

降低制造业成本,我们努力了吗?

大火的《美国工厂》记录片,让中国零部件供应商福耀玻璃走到人们的视野当中。若说万年看尽斗转星移、千年可叹王朝更替,那么百年足证生老病死、十年亦可见春去秋来。

2008年,美国俄亥俄州代顿市通用生产线开下最后一辆卡车后关闭,留下数千名失业工人与他们绝望的家庭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这个时刻代顿市在成为“铁锈地带”之前的几乎所有荣光都已经变得无足轻重。

国威位于虹桥镇的仓库一隅

随着四年前,曹德旺的福耀玻璃入驻代顿市,所有的荣光都转移到了这个信仰风水的中国福建商人身上。这个全球市占率约25%,国内市占率逾60%的汽车玻璃供应商,在中国约每三辆汽车中,就有两辆使用了福耀玻璃。自1993年上市至2018年,福耀玻璃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年均增长率多在20%左右。

即便如此,就在刚刚过去的上周,福耀剥离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中,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06亿元,同比降19.43%。

汽车行业自有其特殊性,上下游产业链条衍生得非常长,大多数厂家外购率超过60%以上。供应商对主机厂影响巨大,一个数据显示,汽车制造企业中30%的质量问题和80%的产品交货期问题由供应商引起。

从员工的对话来看,目前国威的管理和清盘工作一团糟

2016年8月,大众汽车遭遇两家两家关键部件供应商的抵制,大众汽车德国总厂在内的多间工厂面临停产;高田气囊事件发酵至今,已成为汽车行业历史上最大的一起安全召回,已涉及到19家车企1亿辆车。类似事件此起彼伏,2017年5月29日,宝马采购主管Markus Duesmann发布声明表示,鉴于全球最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博世所供应的转向齿轮缺货,宝马在德国的各家工厂只能实施限量生产……

一个利润规律决定着采购方与供应商的交易成为竞争关系,一方得益往往以另一方损失为代价。统计结果显示,汽车总成本约70%来源于汽车零部件,如果采购成本能降低1%,利润将会提高5%~10%,而增加销售额1%仅能提高利润1%。

主机厂往往愿意用降低采购成本来增加利润。吉利汽车“梅开二度”零部件供应链模式,丰田每隔半年的零部件价格调整……

IHS汽车行业研究机构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3%~5%的价格下压是固定常态,一些整车厂每年的采购成本甚至要降低10%之多。整车制造商和零部件供应商之间的关系正在进一步恶化,前者要求削减成本的压力越来越大,供应商已经难以承受。

事实上,福耀最初投资美国工厂,也是出于成本考虑做出的决定。这位老人掰着手指头计算着美国的各项成本,天然气价格是中国的1/5,电费是中国的2/5,水费是中国的1/3,汽油价格只有中国的一半。如果工厂设在美国,还能省下20%成本的运费……

随着中国汽车市场进入“新常态”,不管是供应商还是主机厂、经销商,曾经“简单粗暴”的盈利模式已经与当下汽车行业这个大熔炉格格不入,市场淘汰力度加大、竞争更加严峻。国威科技的困境,预示着一个信号,汽车零部件供应链将迎来更猛烈的暴风雨的洗刷。

从仓库的存货发现,国威主要客户为弱势自主品牌

工业化之路艰难,再工业化更难。制造业是保障普通民众就业与福利的重要产业,所有现实困境都在拷问我们:降低制造业成本,我们努力了吗?事实上,这是大多数实业都面临着的困境。

失去的三分之一

如果通用的破产是代顿市的一种困境,那么行业变革下的日本爱知县是另一种困境。包括丰田、Asahi Tekko Co.等在内的数百家供应商所在的日本爱知县,电动汽车的零部件数量比如今的燃油车数量少了约三分之一之多。对于县里的31万名汽车工人来说,行业重组就意味着痛苦的裁员,汽车行业的变革对这个日本的工业中心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尽管目前没有经济学家正式研究过电动车革命对爱知县产生的影响,但德国弗劳恩霍夫工业工程研究所对德国汽车行业的分析显示,如果所有汽车中只有25%是电动车,那么德国就将失去9%的汽车就业岗位,这还是增加电动车所创造的岗位的情况。当前汽车产业为德国提供了840,000个就业岗位,其中210,000个就业岗位与动力总成生产制造相关。

大众汽车集团工会主席伯恩德·奥斯特罗(Bernd Osterloh)给出了一组重要数据:

·电动汽车动力总成的零部件数量只有燃油发动机的六分之一,这意味着电动汽车动力总成制造时间将缩短,关联的供应商数量也会变化;

·电动汽车总装时间比当前的燃油动力乘用车减少30%;

·适配电动汽车的电池制造厂较之燃油发动机制造厂,所需的劳动力数量只有后者的五分之一。

变革的阵痛消化至供应链的每一个神经末梢,买单的有国威的董事长陈俐、其下面的员工,还有曹德旺,以及将来的汽车产业的所有人。在时代洪流推着每个人脊背前行的仓皇之下,每个人都在不断适应全新的位置和环境。

位于虹桥镇的国威科技,员工宿舍早已闲置

行色匆匆的中年人,受生活所迫推着向前,根本无暇顾忌悲伤不平的情绪;在国威门口徘徊的年轻人也无法从正在无力的父辈那里获取丝毫安全和温暖,他们想离开,又原地打转,仿佛被束缚在这条街道中,永远身处无法安放青春的家园。

曹德旺是佛教徒,也是资本家;曹德旺怀念过去的田园,也成为资本主义浪潮的弄潮儿。有人说:资本将人变成机器,等机器成熟了再抛弃人。将视角拉到更高的角度,《美国工厂》结尾字幕写道,到2030年,自动化将令全球三亿七千五百万人需要寻找全新种类的工作。最后一个镜头是工人模糊的背影,一个暗淡未知的未来。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