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汉灿烂,必出其里 | 汽车公社致敬新中国成立70年

原创 文/吴乐晋 时间:2019-10-01 8:04

世界格局风云变幻,这个民族的勤劳不变,经济发展道路上或经历低谷,但这个民族的坚韧不变。人类文明灿烂星汉,这个民族的创造力,依然在孜孜探索着他们的未来,创造着他们的未来。

在一个与世隔绝的藏区山谷里,骑着不算高大的康巴马匹,还在马背上,手机就开始发出急切的叮咚声。信号恢复了,我们又回到了烟火人间。远远看见谷口村落,炊烟袅袅,黑压压的群鸟在潮湿的空气里上下迴旋。打开微信,意外的是,刷屏的是王菲的《我和我的祖国》。

上小学以前,我生活在浙南的农村,村里家家装有广播,那是那个年代的互联网,但凡有什么重要的新闻,总是会通过这个小喇叭传递过来。彼时,震荡小村庄上方气流的,就是众多的歌唱祖国的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我的祖国》、《长江之歌》等等,总是那么雄壮的唱腔,程式化的歌咏着,以致于很长一段时间,我对此类歌曲有些排斥,就像我妈说她小时候吃多了东海的海蜇,到现在都无法接受这种海味一样。

王菲给了这首歌一股清新的风格,剥离了意识形态,一首歌恢复了她本初的纯朴和新鲜:“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袅袅炊烟,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辙。”诚如所颂,就像我眼前,这些康巴马背上脸色黑得发亮的村民,远处金顶沐浴在炫目夕阳里的寺院,汤汤流淌的雅砻江,那些拍打着翅膀寻找旧枝桠的飞鸟,我拨通手机以后电话那头的家人的声音——一个人,爱自己的祖国,原本就是最日常的功课。无需黄钟大吕,只需“伐木丁丁”般的哼唱,我们就会找到那种爱。

“每当大海在微笑,我就是笑的旋涡。”且不说五千年的灿烂文明绵延至今,已是地球的一个奇迹;且不说巍巍昆仑,浩浩河江,沵迤平原,苍梧紫塞,地大物博的中华土地,广藏深蓄;且不说儒释道的传统正如何重新震撼世界,继往开来;且不说烽火中原路如何又辟开出一个海清河晏的和平盛世,古往今来的幸运寄于今朝;我们只谈巷陌人家,村妇渔娃,普通居民只关心明朝猪肉价。于上,图修世以休命,居下,我们只是旋涡里的一朵浪花。我们希望生活在一个微笑的大海里,我们希望生活成一个小小的笑的旋涡。

王菲的歌给了我们一种回归。一种草民的回归。一种让人心安的回归。

很奇怪,一种创世纪的哲学、一种崇高的理念,甚至是一副伟大的画作,有时候都不如一段旋涡般的旋律,能在最短时间内带来最大范围的共鸣。李敖曾经嘲弄王菲其实“名不副实”,但这位尖酸刻薄的大才子在《北京法源寺》里借谭嗣同之口重赋大乘精神以家国情怀,那热情不啻于任何时代的热血青年。

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读《北京法源寺》者稀少,一起哼唱一首歌曲者众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匹夫之心,原本就是柴米油盐里走出来的街市之声。真正的大乘精神,贵可天心月圆,低则不弃蝼蚁,和光同尘,原本就是植根于芸芸众生。

孔子最熟谙这些小人物的心:既庶矣,当富之,既富矣,当教之。富庶之余,担当之教化必不可少。“我分担着海的忧愁海的欢乐”,分享祖国发展带来的红利,也该分担建设家国的责任,这也是不可分割的两面。

对年轻的《汽车公社》人来说,我们记录了自主汽车由弱变强的30年,记录了汽车合资开放的辉煌与变幻的40年,记录了中国汽车工业从无到有的60年,也在记录者世界汽车工业诞生与创变的130多年。共和国汽车工业的第一批开创者,或已作古,或已两鬓斑白;新势力造车和本土汽车品牌,伴随着国家强大的步伐铿锵前行。作为记录者,《汽车公社》贡献了我们的观察,那不是远离事件的观察,而是推动事件发展的鼓点和呐喊,预警事件的牛虻和冷水盆。

感谢过去世界对中国的全面封锁,间接帮助中国于困境中建立起了全世界最完整的工业体系。中国的低端制造业,过去已经毋庸置疑地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告诉了世界什么叫做中国速度;中国高端制造业,正在努力寻找困局中的光明。

身处其中的中国汽车工业,与中国国之大运,也是一刻也不能分割。千年以前,智慧者就在《华严经》里预言,世界就是一多互摄重重无尽的“因陀罗网”。我和我所服务的产业,我所在的产业与大政治经济环境,大政经环境与国之命运,本就是无法分割。

聂鲁达曾赞美说:中国孩子的笑是这个人口大国收获的最美的稻谷。而真正的富强,必植根于无数的小人物。无数的孩子,无数的农民工,无数的上班族,组成了中国国家庞大的根系,错综复杂,血脉相连。从中原到中国,再到世界的中国,无数各个别的记忆汇聚成一个家国的展望。

幸运的是,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在地球上数个古文明灰飞烟灭后依然源流洪昌,幸运的是,我们生逢一个这样平民的时代,虽多坎坷,虽历严霜,虽经狂雹,但对比以往,对小民百姓的生活起居和心灵关怀已然具有了普世的价值。最美的稻谷,就孕育于黄河长江流经的这片最美丽的土地上。

西方人好谈论不朽,崇尚“未知生焉知死”的中国人则更关爱他们的现世。他们在现世里生活着、创造着、忍耐着、等待着、爱着、恨着。世界格局风云变幻,这个民族的勤劳不变,经济发展道路上或经历低谷,但这个民族的坚韧不变。梁启超先生所言的少年气象,曾诞生过人类文明灿烂星汉的这个民族的创造力,依然在孜孜探索着他们的未来,创造着他们的未来。

分享到:
1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