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三一重工收购众泰君马

原创 文/杜余鑫 时间:2019-10-10 22:15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也是君马们的最终归属。

近日,《汽车公社》&《每日汽车》独家获悉,先前陷入破产倒闭风波的君马汽车找到了接盘侠,主营建筑工程机械设备的三一重工将收购君马汽车。这意味着,这个起步于雄安新区、存在仅两年的君马汽车品牌正式宣告退市。

当然,如果三一重工明智的话,或许并不会涉足乘用车行业。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三一重工可能目的是拿下君马汽车的生产基地,准备进军大型智能建筑和工程设备。作为工程机械行业的巨头,三一重工的混凝土机械份额世界第一,被誉为“世界泵王”,挖掘机械连续8年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

三一重工、君马汽车的直接控制方众泰汽车均为上市公司,但目前三一重工(SH.600031)和众泰汽车(SZ.000980)并未就此收购披露任何消息。不过君马汽车被众泰放弃的消息,《汽车公社》&《每日汽车》记者从众泰内部人士处得到了确认。

分析人士认为,同处于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两家企业,政府或许在其中牵线搭桥。另外作为强势的一方,三一重工目前处在上升和转型升级的通道,即便是君马是一堆烂摊子,但乘用车和工程机械制造也能攀得上关系,在乘用车产业不景气之际拿得一个不错的价格,算得上一个好时机。而关于收购的更多信息,目前并没有向外界透露太多。

实际上,在汽车行业进入加速淘汰期时,处于末尾的君马、众泰们早已进入淘汰的名单。就在众泰要把君马卖给三一重工这个消息披露前,平安银行的一份风险排查情况表流传于网络,排查表显示“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力帆汽车四家车企年底将进入破产程序,预计设计上下游汽配供应商产业链合计约500亿元坏账”。

虽然当天上述四家公司相继对此消息进行了辟谣,但众泰们所面临的遭遇的确较为严峻。而众泰目前将其控制的君马汽车资产卖给三一重工,更是在车市淘汰赛中逼不得已的选择。作为一个烂摊子和烫手山芋,对自身难保的众泰汽车来说,自然是及时止损的为好。因此众泰选择将君马汽车的资产卖给三一重工,也是众泰在车市下行中的一种剥离不良资产的自保行为。

君马的情况其实早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出现些许端倪。今年3月,一些经销商被厂商告知,自动挡汽车暂不能提车。原因是变速箱供应出现问题,工厂暂时只能生产手动挡汽车。后来授权经销商又出现配件断供的情况,部分经销商表示,为了给客户修车,他们只得把试驾车的配件拆卸下来给客户换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君马汽车遭遇困境的消息不断被曝光,区域经理、销售人员相继离职,位于长沙、襄阳、贵港等处的君马制造基地陆续陷入停产风波,经销商风波数见不鲜。

除了长沙君马的主体公司重庆君马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已处于注销状态外,拥有君马汽车商标的湖南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也陷入风险之中。启信宝数据显示,31条警告风险均为法院开庭公告,湖南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大多以买卖合同纠纷案站在了被告席上,原告方多为上游零部件供应商。

可见,君马汽车已经陆续失去了上游零部件和下游经销商的信任,几乎没有翻身的可能。

在众泰推出君马汽车时,众泰方面一直对外宣称君马是独立品牌,代表着中国制造2025的新兴力量,承载着中国品牌汽车崛起的使命。彼时君马汽车CEO被任命为众泰汽车副董事长,参与日常事务管理和董事会工作。这表明,众泰汽车对君马品牌寄予厚望。

2017年,众泰汽车将旗下的长沙工厂和临沂工厂交由君马汽车接管。当时,长沙工厂承担了君马S70的制造任务,君马的首款产品S70就是从长沙工厂下线的。放在今天来看,当时的金浙勇可能内心十分明白,继续走众泰模仿老路的君马可能并不会太长久,将众泰汽车乃至铁牛集团的一些资产平均分配到旗下各个子公司,未来一旦出现风险,也可以分散,争取全身而退的机会。

没想到的是,山倒式的崩塌来得如此迅速。这也印证了那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也是君马们的最终归属。

其实作为君马的母公司,众泰汽车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就在众泰汽车开始抛售旗下资产的时候,相关的财务数据更能反应出众泰的遭遇。2018年,众泰汽车实现营业总收入147.6亿元,同比下降29%;归母净利润8亿元,同比大降36.3%。由于2018年净利润锐减,遭深交所16问。

步入2019年,众泰汽车业绩持续恶化。根据众泰汽车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其上半年完成销售收入50.4亿元,同比下降50.83%,归母净利润亏损2.9亿元,同比大降195.37%。新车销量方面,2019年上半年众泰汽车累计销售新车仅6.38万辆,同比下滑44.52%,仅完成年销量目标的21.27%。

岌岌可危的众泰汽车似乎迎来一丝曙光。根据之前众泰员工在贴吧里提供的内部文件显示:在政府、各银行、众泰汽车的不懈努力下,由浙商银行牵头,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以及永康农商银行将共同向众泰汽车发放30亿元资金贷款。但在汽车迈向转型升级的新阶段,一向走捷径的众泰汽车,30亿的资金并不能让众泰发生实质性改变,对高技术和重资产的汽车行业来说,众泰汽车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弥补过去的错误,内生力量荡然无存。

作为收购方,发家于长沙、与君马(湖南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互为邻居的三一重工,在它所在的细分市场上行可谓风生水起。曾经把三一重工推向巅峰的是2008年政府实施的“四万亿”,在这场颇具争论,带有着强烈戏剧性色彩的大规模刺激政策下,全国各地大兴土建,市场对工程机械的火爆需求成就了包括三一重工在内的所有工程机械制造商。3年后的2011年,三一重工老板梁稳根登上中国首富宝座。

火爆的市场往往埋藏着危机,在2011年至2016年的六年间,三一重工为代表的工程机械行业经历了漫长的调整。在艰难的调整和转型中,包括三一重工寻求海外市场开拓,加之2017至2018年,受基建投资、国家加强环境保护政策力度、设备更新升级、人工替代、出口增长等多重因素影响,工程机械行业市场高速增长,行业整体盈利水平大幅提升,行业龙头企业产品竞争力及市场份额大幅提升,三一重工逐步恢复了生机。

2018年,三一重工实现营业收入558.22亿元,同比增长45.61%,净利润61.16亿,同比增长192.3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05.27亿元,同比增长22.91%。2019年中报显示,该公司完成营业收入433.86亿元,同比增长54.27%;实现净利润67.48亿元,同比增长99.14%。三一重工表示,这是公司上市以来最好的经营业绩。

2019年,随着基建与地产等行业的增长趋稳,三一重工的业绩将会处于增长的态势。有行业分析称,因为国家目前正在加大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补短板力度,工程机械类产品存量更新需求进入持续稳定增长状态;同时,伴随着起重机市场从国三标准向国六标准的升级,预计未来三年工程机械行业市场增长将会保持相对景气的局面。

更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智能化、5G等新技术的运用,“智能化、无人化、电动化”这样原本在乘用车上运用的技术逐步运用到了工程机械行业。无疑君马汽车包括其技术人员拥有一定的智能制造的经验,一定程度上也能为三一重工的智能制造升级提供帮助。

分享到:
21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