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丨我们调查了这家传说要买奇瑞的公司

原创 文/王小西 时间:2019-10-20 12:34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奇瑞第二次股改,更加低调,更加神秘。

神秘之处在于,这次的出资方到底是谁?因为这次奇瑞混改9月10日开始挂牌,在此之前微博大V“独立学者”杜建国爆料,说是一家海宁的公司,叫做腾兴长三角(海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类似于基金的公司。

而且,这家潜在的投资方“通过签订独家谈判协议的方式绑定关系,开展排他式秘密谈判。有关内部流程也已近走完,极有可能在近期挂牌。”所以,混改的投资方可能提前锁定。

此外,更令人出人意料的,另外一家媒体在前不久还爆出,不止是腾兴长三角公司参与了招拍挂,还有一家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有限合伙)参与进来,而且与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的渊源颇深,据传有同学关系等等。

消息满天飞,记者也询问过奇瑞从上到下的相关人员,只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很多人都表示不知道,员工层面就更是不关心了,“卖不卖的,更我们没多大关系。”因为,去年记者在《独家调查丨神秘的奇瑞汽车8小时职代会》中写过,职代会全票通过了增资扩股计划。既然表决过了,员工肯定觉得跟自己关系不大了。

现在,临近11月7日的挂牌截止日,记者这时又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说不但交易保证金47亿元已经交付长江产权交易所指定第三方账户,实际上,整个股改收购奇瑞汽车股份奇瑞控股股份的资金都已经到位了。换言之,这意味着143.4959亿元已经实打实地到位了?记者闻之生疑。

还真是大手笔啊!谁这么有魄力、有速度又如此笃定呢?这是真的吗?

一探究竟

记者对这家腾兴长三角公司更加好奇了。本着前年去江淮汽车调查的大无畏精神,记者再度启程,并且相约了第一财经的唐柳杨老师同去,前往这家公司的注册地——海宁,开启了本次的调查之旅。

记者的第一站,就是海宁的开元名都大酒店。为什么要到这家酒店?

说起来,前不久一家媒体在《奇瑞股改最后悬疑》中讲到了这家大酒店。这家酒店从属于开元酒店集团,是海宁目前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文章中写到,9月8日下午,尹同跃和海宁市市委朱建军、市长曹国良书记出现在这家酒店,酒店方还介绍,尹同跃此行是为了来海宁考察。这家酒店还将几位领导的合影放到了公众号上。但随后删除了。

这件事有没有?记者在酒店,找到工作人员多方打听,得到确定的结果,确实有删除公众号文章和图片这件事,而且是“客人打电话来要求删掉的,说是影响不好。而且照片也是客人拍的。”但事实归事实,记者却无法得到确凿的证明图片,遂作罢。

不过,这么巧合的事情,在这个节点上奇瑞董事长来一个五线城市海宁(嘉兴属于三线城市)考察什么呢?这说明海宁的腾兴长三角的快速注册并参与混改,绝不是偶然的,虽然目前看也就是个壳公司,但必有所为。

接下来,记者赶赴30公里之外的下一站,尖山新区。尖山新区正是腾兴长三角的注册地,也是海宁经济开发区的简称。2019年的尖山新区目标很宏伟,要“继续以打造‘省万亩千亿示范平台和现代工业新城’为目标,融入大湾区发展,以湾区‘一盘棋’思路深入推进‘融杭接沪’,打造海宁市品质智造标杆区。”这里面招商引资的意味十足。

腾兴长三角公司的注册地址为,尖山区潮起路28号1-207室。这个地址,正好是尖山区企业服务大楼的地址。我们进入查询,问过工作人员,结果热心的工作人员帮我们查了半天,一无所获,“听都没听说过。”

我们问有没有在这里办公的公司,大厅里的保安告诉我们,2楼有,结果我们找到207,发现是资料室。一位看到我们脸色就变得非常严肃、戴眼镜的招商局领导摸样的负责人,厉声喝问:“你们干什么的?”我们回他,在找这个地址的腾兴长三角公司,想询问一下公司情况。很明显,他是知道情况的,但他断然讲了一句,“你们去楼下大厅去问。”

一楼大厅刚才没问到,这时记者突发灵感,折回去又多问了一句,“这里的海宁市尖山区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有没有?”这家公司可是腾兴长三角公司的股东之一。结果还真问到了,项目推进办的人告诉记者,就在这栋大楼对面的尖山新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大楼里面。

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叫王云开,正是尖山区政府经济发展局的负责人。我们找到这位王主任,表明来意。他很诚恳地对我们讲,腾兴长三角公司不归他负责,不太清楚情况,他负责工业。负责的是尖山新区管理委员会的一位王主任。

可运气不好,这位王主任出差了。我们打电话给他,他表示,腾兴长三角公司刚注册好,还没有具体的办公地点,没有开展运营。听到我们媒体的身份,他顿时警惕起来,说“这件事我不太清楚,不方便透露。”

就像媒体之前披露的,我们从“天眼查”和“启信宝”可以得知,腾兴长三角这家公司刚刚成立于7月22日,不到三个月,从它的股权结构来看,大股东是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股比38.1605%。换句话说,真正决定腾兴长三角公司的,是这家公司。那这家公司又是什么背景呢?

不是“郑利彬”

其实,前期闹得沸沸扬扬的“郑利彬”,只是位不幸给媒体扒出来的人物。他在这场奇瑞股改大戏中,并不是什么主导的人物。在腾兴长三角公司的股权结构中,郑利彬没有体现,而是跟他有关联的法人代表为“郑乐瓯”的“大众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虽然占比仅为0.0978%,不起什么作用,不过,大众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隐身在占比19.5695%的“乐清商贸有限公司”里面。

记者前些天专门去鸥江集团的办公地虹口SOHO调查过,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查遍所有公司也没发现鸥江集团的影子。可是,鸥江集团的官网上,2016年明明有搬入这个新址的信息。到哪里去了呢?目前没有答案。

不过,某投行人士给我们分析,像郑利彬这样,其背后是温州商帮的隐性势力,“大佬”不想出头,得有人出面操办一下,这是常规套路。至于这背后的“话事人”是谁,那就是天知地知了。

此外,这次混改的操作手法已经让业内人士质疑,“本次挂牌已确定为独家谈判的形式,即先锁定一家最有意向的,或者钱最先到位的,然后排他性的、有倾向性的、以有利于这一家的形式去挂牌。而这种方式不仅本身有程序不正义的嫌疑,其实际结果也极有可能导致脱实向虚,背离做强实业的长远战略。”所以,不管是不是腾兴长三角公司入主,都让人浮想联翩。

我们回头来看海宁资产经营公司,注册地址正是海宁市的“财神爷”财政局所在地。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正是海宁市财政局党委书记和局长蒋雪标。这家公司实际上就是海宁市政府对外投资的主体,负责整个海宁市国有资产的投资开发等。

我们找到蒋局长的办公室,表明来意,他很客气地反问我们,得知我们的媒体身份,还没跟他讲什么,他就很直接地讲道,现在是挂牌期间,这件事不方便披露。

蒋局长客气地请一位办公室负责人接待我们,该人士表示,这件事现在还处于内部商定阶段,不能对外发布信息。而且之前也有别的媒体打电话来联系过。我们在跟他聊的过程中,他很关心地问奇瑞在新能源方面的实力如何。而且我们发现,他似乎很笃定,是那种“没到时间不能发布”的感觉。

低调和神秘在我们意料之中。就像投行人士给我们分析的,腾兴长三角这么复杂的股权结构设置,表明不是政府主导这个项目,而是背后的投资方想隐藏真实身份,不愿抛头露面。从资产经营公司参与的程度来看,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一种“信托”的作用。

从资产经营的角度来讲,奇瑞这家业绩并不亮眼IPO还两次没通过的公司,负债率很高而且上次已经流拍,并不能起到加分的作用,甚至可能减分,这是作为政府和相关项目负责人要规避的。因为,如果真是海宁市政府主导的项目,会大张旗鼓地宣传,而不是现在这么神秘。

混改为什么?

投行人士表示,从奇瑞的财报来看,今年奇瑞的现金流为正,可以说对资金的需求并不是最主要的诉求。而且,奇瑞要融资,可以通过很多途径。当然,记者不是太同意这位人士的分析,奇瑞实际上有很多隐性的“坑”,比如不那么引人注目的海外业务,都是需要资金的。

而且,奇瑞多年的运作模式都是滚动式的资金运作,负债率一直保持在75%以上。而奇瑞第三大股东华泰资管的进入,据悉也跟工商银行的40亿元债权有关。此外,奇瑞多年IPO不成功的折腾,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达不到连续三年盈利的硬指标。奇瑞重要的财务支撑奇瑞徽银,根据其公开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是7.58亿元和3.34亿元,不足2017年全年的一半。这跟奇瑞的体量和资金需求比,都是限制所在。

我们现在不能确定的,但又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奇瑞为什么要混改?从国家政策导向来说,芜湖地方政府作为奇瑞的股东,有着很强烈的混改要求。奇瑞管理层本身,也想通过混改进行提升企业效率。而去年的流拍,却让人有点看不清了。到今年为止,22岁的奇瑞,在行业大转折时代也就是进入体系实力决胜负的时代,再度启动混改,也许可以用那句话来说,“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之前媒体还披露过,“腾兴长三角成立的目的‘旨在参与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增资扩股项目,为全体合伙人创造投资回报’。”只是,文章写到最后,我们依然无法确定,是不是腾兴长三角公司获得了最后的“金钥匙”。也许,我们只有等11月7日才能揭开谜底了。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