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像动物一样的男人 | 汽车人的本命年

原创 文/杨晶 时间:2020-12-30 11:41

“我们总是站在外头,说你这里做的不对,那里做的不对。只有自己到了公司里面做到做决策者这个位置,或者站在他的旁边看他决策,你才会发现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第一次见到钟啸,发现他走路很快,就像很多互联网大厂的员工一样,为了某个项目,总是保持着高效地“运作”。

尤其是当我们坐下还不到两三分钟的时候,他开始主动提在新造车企业的一些朋友,无论是做技术还是做公关的,普遍传达出来的信息就是很焦虑。“因为每天都要担心要么公司没了,要么就是自己没了。”

我以为在威马呆了两年多的他,会和他的这些朋友一样,也是一个焦虑的人。只不过,这个想法在我脑海只存在了下一个三分钟的时候。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中,每每讲到激动之处,夹杂着互联网特有的词汇,伴随着抑扬顿挫的语气和各种手势,让每个故事都显得有趣。

是的,坐在我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曾亲历“723”动车事故的广东新闻奖老记,如今是智能品牌Story Teller。同时还能在空闲时去做财经短视频,以及“得到大学”线下分享。就这样一个充满激情和斗志的人,很难发现他会对自己或者任何事情有焦虑。

与其旁观

2010年,钟啸从上海财经大学经济新闻专业毕业,加入了南方报业。这家被誉为中国传媒界的“黄埔军校”,培养了许多传媒界精英的媒体机构,同样让钟啸怀揣着新闻理想而去。“在那个时代媒体是可以改变社会的,所以每个人都觉得我写的东西可以改变这个世界。”

同年的4月14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发生6次地震,最高震级7.1级。第二天南方日报的头版就是“青海玉树7.1级地震,400人遇难上万人伤”,快速详尽地报道了这次事件,其后便是连续的追踪报道。或许就是这样的媒体态度,更加坚定了钟啸成为一名新闻人的心。

对于他来说,当年进入南方报业是幸运的。但对于全国来说,第二年发生了一起很不幸的事故。2011年7月23日20时30分05秒,甬温线浙江省温州市境内,由北京南站开往福州站的D301次列车与杭州站开往福州南站的D3115次列车发生动车组列车追尾事故。

当晚钟啸正和朋友在深圳喝酒聚会,喝到7-8分醉意的时候突然接到“撞车”的电话。由于广州的航班时间更早,立即打车从深圳赶回广州坐飞机前往温州。在参加完“723动车事故”新闻发布会后,满心激动地开始要着手相关稿件撰写时,被紧急告知“所有人不能写”。

“当时你会发现世界不需要你改变,那时你就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动力。”这也成为了钟啸进入媒体圈最失望的一件事情。

实际上,在南方报业这6年来,他也看惯了很多诧异的、或者自称为好玩的事情。比如说新记者撰写新闻报道只是一味的查阅资料,而不是电话、走访等亲自去调查;一些人会刻意地去写一些有明显倾向性的,或者说“假新闻”。如今的他也已经看开了这些事情,“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

而他在这6年中,自认为自己只是在见证或者记录一个行业或者产业。而且这种记录的方式还是以第三人的角度,“我们总是站在外头,说你这里做的不对,那里做的不对。只有自己到了公司里面做到做决策者这个位置,或者站在他的旁边看他决策,你才会发现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说你真正做事情与做外部评论,想法和心态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如参与

一直以来,从传统强势媒体转行出来去企业担任高管的新闻人从未断过,不过钟啸想去企业的心态与其他人或有区别。虽然在广州的工作和生活很安逸,但是在他心中,就像做新闻人要“改变世界”一样,始终是想要“搞点事情”。从南方报业出来那一天起,他就下定决心不再去做一个产业或者行业的旁观者,而是投入其中。

选择威马汽车,其实就是钟啸选择了一条智能电动车的赛道。自2015年创立以来,威马就明确了做智能电动汽车的普及者;成为数据驱动的智能硬件公司;成长为智慧出行新生态的服务商。最吸引钟啸的是,这家新造车企业在那时的环境中,“有着传统车企的基因,相较来说更踏实一些”。

换句话来说,走智能化这条路,威马也需要钟啸这种对科技有兴趣、肯钻研,并且有着极强“表达能力”的人。当用户需求与产品经理的诉求出现分歧,或者说这两者之间需要一个共同沟通的桥梁的时候,作为产品用户体验高级经理的他就得在中间做润滑剂。

用钟啸自己的话说就是,“记者在于在现在这种科技类和硬核类产品当道的年代非常有用,就是说你能够把一些复杂的东西翻译成比较简单易理解的信息给到消费者;消费者的一些很天马行空的想象,你可以把它能做成技术语言输送给产品部门。”

今年以来,包括蔚来、小鹏和威马在内的这些新造车公司尝试着做好的一件事情,就是消费者终于学会了直接跟车厂沟通。“现在消费者一见到你就问,你OTA那个啥了吗?你很难想象在中国有一句土洋结合中英文夹杂的话,他现在能说这么顺溜是吧?”

不得不承认,虽然他只是在技术方面是半路出家,但是当做技术的需要跟他交流,用户也要跟他交流时,他的所学帮助他整理出了一套方法论的东西,并且能够融入此前做记者时碎片化信息的整合能力,才得以在两者之间围绕着一个主线输出而不会散掉。

快速持续的输出能力是钟啸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他可以在采访中每秒说出4.5个字维持两个小时。从他的财经类自媒体视频号也能看出一二,今年下半年才开始做的视频号,如今已经做了69期。关键是,每一期的制作都会比上一期更加精良。

像一只什么动物?

前不久,钟啸发了一条朋友圈:在你眼中如果用一种动物形容我,会是什么动物?

收到答案最多的是哈士奇,因为很活泼,然后看起来很灵活,但是实际上是比较搞笑,氛围上面比较好。比较抬举的说你是一批骏马,他说这个比喻就很没有这个特点。“什么叫骏马?骏马是什么样子的对吧?”还有人说是一只斑马,说他原来可能是个黑马,走着走着掉色了,后来发现还是有一点黑,就是个斑马。

钟啸比较认可的答案是熊。他说哈士奇除了拆家的时候有战斗力,平时基本上很难把它的精力和体力输出到攻击上面。虽然熊平时看起来笨笨的,但是它如果想要处理事情的时候,它的力量很大,而且没有一个人会忽视一只熊的力量。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朋友对钟啸的评价始终围绕着两点:有趣,有实力。

就像他扶眼镜的手势和大家都不同,一般来说要么用食指或者中指推两个镜片中间的支架,要么用大拇指和中指一起扶镜片两边的脚架。唯独他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一起,夹住右边镜片的上下端往上提,另外三根手指呈张开状态,像是给大家比了个“OK”的手势。

和他的自我介绍一样,不再只关心国家大事,现在更热爱性感商业故事;不再只为东家包装人设,现在愿为每一个同学输出一份Funny的商业故事;不再仅以文字为生,现在是视频号财经小博主;包括他现在的主业威马产品用户体验高级经理。把每一件事都安排的妥妥当当,都做的很OK。

本文节选自《汽车公社》杂志12月刊封面故事。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