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才是个乌托邦 | 新年致辞

原创 文/吴乐晋 时间:2021-02-18 12:14

灵魂世界是一部分真实,新科技也是一种必然趋势,但是能将物质与精神,科技与道德,个体进步与大同美好统一推向前方的,必将是有着深厚古文明传统的东方一元思维,天人合一的美好追求。

2020年年末,迪士尼电影《心灵奇旅》(英文名《Soul》)获得了空前的成功,虽然没能在美国院线上映,却在多个国家成为那个时段的票房冠军。

魔幻的、充满了生离死别的2020年所发生的一切,是这部电影最佳的注脚。毋庸多说,这是一个引发所有人思考生死问题的年份。而《Soul》以一种彼岸的视角看待此生,有沉重,但更多指向人类的终极思考:我们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生命意味着什么?

我们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你可以不同意电影最终的观点,但是你不能回避它所提出的这个问题。

很少有人知道,这部电影的原型来源于1994年出版的《灵魂之旅》,作者迈克尔·纽顿(Michael Newton)是一位心理学博士,美国认证的催眠治疗师。他有40多年的心理学执教和临床咨询经验,开发了独特的催眠回溯技术和探索灵魂世界的研究方案,被认为是揭开灵魂生活之谜的先驱。

《心灵奇旅》源于Michael Newton的《灵魂之旅》

这本书以科学实证的方式讲述灵界,不同于任何其他类型的传统表述,在全世界畅销近百万册,被译成30多种文字。由于这一话题受到的关注实在太高,作者在退休后,又出版了《灵魂之旅Ⅱ:浮生归宿》,将更多的他所催眠的个案进行总结,大致描绘出一个肉身所不能抵达的灵界世界。这也是电影里所运用的素材:

首先,死亡不是失去生命力,而是人所经历的一次蜕变,即灵魂脱离所寄居的躯壳,但却找到了通往灵魂世界的路,永恒的生命能量与某种神圣的力量融合了。死亡并非黑暗,而是光明。

灵魂世界像一所高等智慧生命学院,这里有可以检视前世的房间,刚刚去世的灵魂仍能看到前世经过或去过的地方,因为有一种慈悲的力量允许人世间的景象成为灵界的海市蜃楼,人世间的记忆永不磨灭。有个巨大的图书馆,这里存着每个人的轮回档案。

大部分灵魂有自己的向导,向导之上还有领悟更深职能更为广大的长老。灵魂向导会给我们带来温暖、慈爱与创造性的力量,帮助我们更深刻地领悟到生命的绵延不绝,了解灵魂的本性。灵魂会在向导的陪伴下选择投胎的时间、去向和肉身,在一个叫作“人生选择处”的地方,像观看电影一样预览自己的未来,然后做出选择。之后在所选的人生中接受因果的磨练,完成修行,获得灵魂的成长。

从人世间的角度看,那里是彼岸。而从彼岸的角度看,地球上的物质生命只是一段事先编程好的人生课程。这种视角很接近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观点:物质世界不过是理念世界的摹本。理念世界才是真实和完整的。现实的物理世界,不过如《金刚经》所言的那般: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人类进化史大约已经有380万年,就在380万年后的地球日2021年的这个星期,谷歌宣布,最新人工智能AlphaFold(相当于“AlphaGo”的弟弟)已经成功根据基因序列预测了生命基本分子——蛋白质的三维结构。与此同时,马斯克依然还在雄心勃勃地兴建火星基地。但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却始终有个问题似乎没有得到完美解决,那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灵魂三问:我们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马斯克准备进军火星

如果你试着就这个问题进行全球投票,那么整个地球将会吵成一锅粥,其激烈程度将完全不输于刚刚过去的美国总统选举。科学家们狡猾又谨慎地说:这个问题属于宗教哲学范畴,不归他们管。但新科技一路狂奔,更令所有人都暗自心惊,没有任何约束的人类超能力加速度发展,会将我们带向毁灭吗?

就在美国硅谷,包括马斯克在内的一群尖端科技从业人士则相信:人类世界很可能就是更高等智慧生命建立的虚拟多重空间中的一个;换言之,我们是被编程的被模拟出来的一个世界。很多科技界领袖都痴迷于这种模拟理论,孵化器Y Combinator总裁Sam Altman在《纽约客》上表示:“硅谷中很多人痴迷于这种模拟假设,他们认为我们所体验的现实是计算机生成的,两位科技界的亿万富翁已经在偷偷招募科学家,希望能将我们从模拟中解放出来。”

Y Combinator总裁Sam Altman

科幻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又译成《银河系搭车客指南》)经马斯克宣传,几乎成了一本未来预言书,在这本充满想象力的书里,地球只是被一群高等智慧生命设计出来的一台超级计算机,这台计算机的终极使命就是通过人类演化、找到那个终极之问:我们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像马斯克这样的一小撮地球上最高智商的人群,其实也不过在建立另一个新宗教罢了:以新科技作为新救赎。在经历了黑暗而无助的2020年之后,这种声音被空前放大了,甚至演变成股市中的新科技股狂欢之宴。

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马斯克坚持说,他相信人类必将通过新科技的加速将自己从这种被模拟的“黑客帝国”中解放出来。时不我待,这是马斯克自我赋予的神圣使命。

但事实是,如果缺乏大爱,再高的智商也改变不了这个星球的共业,疫情之后的这种救赎观念并不比古老的巫术观念高明多少。缺乏慈悲观的新科技新救赎注定将是昙花一现。事实上,自尼采宣布“上帝死了”之后,主导世界政治经济的西方人其实并没有找到一种价值观填补上帝空缺出来的位置。在生死问题上,西方人还没有形成任何一种思想权威,令众人信服。多元化、去中心化才是今日世界的主流。事实上,信息爆炸的时代,偏见都比真理更有力量。每一天,具有相似想法的人都能把自己归入互联网设计的回音室,制造偏激的错误,过度的自信和没有道理的极端主义。

人类一如既往在黑暗中吵吵闹闹摸索前进,继续追问着他们的灵魂三问,正如科幻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描述的那样,在宇宙史进化过程中,地球的一生也不过沧海一粟,颗粒微尘,最终被当成宇宙的拆迁项目被爆破成宇宙粉尘,关于生命意义的追问由此成为全宇宙的悬案……

而作为一位东亚文明熏陶下的中国人,我的思考则是,其实古东亚早就有了对此终极问题的终极答案。北有昆仑,南有喜马拉雅,这原本一体的最高山系孕育出来的华夏文明和古印度文明,他们所发现的深刻广博的对宇宙人生真理的表达,值得西方人俯身倾听,也需要现代人更好地理解。

或许新冠之后,对生死问题、灵魂问题、对宇宙起源问题,有着深刻洞察的东亚文明,应该重新走回历史舞台的中央。其实迈克尔·纽顿所揭示的灵魂世界,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物,马斯克所相信的技术救赎,也并非现在才有。总体而言,二者都不能超越西方人二元对立的思维惯性,这种思维容易导向对立和分列,非此即彼。而我相信,灵魂世界是一部分真实,新科技也是一种必然趋势,但是能将物质与精神,科技与道德,个体进步与大同美好统一推向前方的,必将是有着深厚古文明传统的东方一元思维,天人合一的美好追求。在“性空缘起”“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古老又现代的智慧的引导下,人类将能更好开启量子、人工智能、算法的新技术纪元。很幸运的是,我们所在的中国汽车行业,得天时地利人和之便利,必将在未来扮演一个重要的新技术演化的新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宗教出现以前,继图腾观念(早在23万年前出现)和巫术观念之后,人类在6万年前就已经有了灵魂不灭的观念。在伊拉克东北部扎格罗斯山上的沙尼达尔洞穴,考古学家R.索莱基描述了一处意蕴非凡、后来被广泛引征的埋葬遗址。尸骨底下有意识地放进了八种植物的花(根据遗留的花粉鉴定),其中5种能治病,一种可以食用,另一种既可以治病也可以食用。这些供奉的特定的鲜花,被人类学家认为是用来为死者不灭的灵魂治病的。

告别庚子年、迈入辛丑年之际,我相信人类此时此刻最需要做的,还是6万年来相同的事情:给所有的逝者之灵献上鲜花,为继续活着的人们送上祝福:

新年快乐!

同时也真诚祝福我们的未来,祝福我们的孩子们的未来。愿如加缪所说:理性与非理性终将通往同样的认知,其实选择哪条路不要紧,最终能达到目标就够了。

分享到:
1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