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跌落的不止一座“高架”

原创 文/崔力文 时间:2019-10-12 9:57

为何总是在重大事故发生后,我们才会关注这样问题?或许跌落的不止高架,还有人心。

2019年10月10日傍晚,无锡北,随着一声巨响,312国道上海方向的锡港路跨桥轰然坍塌,一场触目惊心的事故让围观者后怕,在为受难者祈祷的同时也在质疑事故的真正原因。

被“高架”压住的三台车辆只是像往常般行驶在归家的道路上,祸从天降,谁会料到命运的不公来的如此突然。那位侥幸逃脱的三轮车司机,也许因为天大的幸运,与死神擦肩,但这样的“阴影”会围绕其一生。三人死亡,两人受伤,这样的悲剧完全可以避免,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几个家庭因此支离破碎。

无锡,跌落的不止一座高架,还有人心。

为何发生了这场远不应该发生的悲剧?货车严重超载也许就是起因:限载65吨,实载187吨!也就是说超载超过300%。而在超载背后,政府监管不利,路政建设问题,乱象还有很多。

当重卡驶入高架

行驶在高架上,眼前突然出现一辆重卡,你会想到什么?不该出现的车辆出现在了不合理的地点就是最佳解答。如果说高架的设计使用年限为50年,那么如果重卡长期驶入,超负荷的使用必定会缩短使用年限。更加危险的是,一旦重卡严重超载压坏高架道路,就会造成桥梁断裂倒塌等,正在行驶中的小汽车,是无法预知和预防的,必定是灭顶之灾。

无锡快速内环2008年开通,到今天累计使用已超过十年,最终曾经的预言成为现实。重卡驶入高架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政府与路政的过失,无法免责。无锡作为长三角地区的钢材集散地,重卡繁多本就是普遍现象。

除去超载原因外,承建高架桥梁设计的相关人员,是否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这些桥梁会频繁的受到超载重卡的“冲击”,在关键部位是否应该加强?也许答案是否定的。“不考虑”或“少考虑”成为普遍现象,也让很多高架在设计之初就脱离实际。

另外,已经知道重卡会对高架的寿命带来严重影响,为何不为这些重卡规划一条地面道路,对于危险没有前瞻性也是造成这次悲剧的原因。早在2017年就有无锡市民向市政相关部门反映重卡驶入高架的“乱象”,但并未得到重视,连市民都早已看出的隐患,有关部门并未真正彻底及时干预治理。

惨痛的教训再次提醒我们,安全来不得一丝懈怠,否则就会出现一环扣一环,一层叠加一层,让高架迎来真正的“难以承受之重”。

当货物逐渐超载

“1吨、2吨、3吨...187吨”,一辆理论载重65吨的重卡实际超载近三倍,这是何等的恐怖,超载已经成为散货物流行业的普遍现象。

据悉,此次发生事故的重卡所运送的货物为“钢卷”,规格为9.30毫米乘以1500毫米,每个钢卷的重量为28.54吨。据现场目击者称,当时一辆车之上就拉有6卷这样的钢卷,而当时桥面上共行驶着两辆这样的重卡,悲剧就此发生。

其实多年来,我国因为超载而引起桥面坍塌的事故屡屡发生,从2000年至2012年的12年间,中国内地至少有17座桥梁的坍塌,被官方认为与货车超载、超限相关。其中最为影响深刻的是2009年7月15日,津晋高速公路天津段港塘互通立交桥的匝道桥坍塌,五辆货车坠落,致六人死亡、七人受伤。超载已经成为交通运输行业的一块“顽疾”,屡屡治理却不见效果,与之对应的“乘客超员”现象,早已基本杜绝,严苛的处罚措施与相关部门的全力配合使这一现象逐渐消失。

但对于“重卡超载”的控制却远没有这般理想,其实在我国在每个高速公路关卡处都设有称重装置,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重卡超载,但处罚措施的不完善与监管力度较小造成了这些重卡抱有侥幸心里。即便超载,也不会存在很离谱得处罚,卡车超载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一种“行规”,甚至衍生出一条灰色利益链。

当记者在陕北等地区调查发现,当地因盛产石油资源,所以油罐重卡繁多,超载也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每当遇到关卡检查,司机往往会出现贿赂关卡检查人员的现象。规则可以制定,但执行人员的包庇与偏差往往会使效果大打折扣。

出台强有力的处罚措施,不仅应该对于重卡运营人员,对于当地监管部门也应奏效,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超载”这一乱象。也许只有“重罚”这一条路,才能让那些铤而走险之人真正畏惧,让那些受到无辜牵连之人少多一点慰藉。

当司机选择铤而走险

悲剧发生,受害者固然应该受到怜悯,但往往这些重卡司机的家庭也会因此往支离破碎。明知如果发生意外,结局会如此惨痛,这些司机为何还会选择铤而走险?也许背后有着他们的心酸与无奈。

如果不超载,单程运输获得的酬劳也许都不足以抵消其所花费的油费、过路费用、车辆损耗费用,运输成本居高不下,部分人只能选择这样的方式维持生计。同样,多年前物流行业的快速发展,吸引力许多人纷纷而入局,“车多货少”成为现状,供需关系的极度不平衡造成了商家在选择重卡司机时往往会尽量压低酬金,也造成了部分司机选择如此“下策”。

同样,“侥幸心理”也是这些司机选择超载的原因,一次次逃脱检查造就了他们愈发胆大的心态。即使被抓,罚金与运输酬劳相抵,剩余佣金对于他们而言还是仍然可观,迫于生计有时就会如此不管不顾。

另外,还有一些无良货主,抓住当下物流行业的过度饱和,在给重卡司机的酬劳上也在一味的进行打压,让本就利润很小的重卡司机愈发艰难,选择超载赚取更多佣金也有了“逼迫”意味。为了预防这种现象,相关部门出台对于货主端的监督政策,使物流价格趋于规范化也许才是根本解决方法。

市场竞争过度、脆弱的薄利运营迫使很多司机“逼良为娼”,走上了这条“超载”之路,现实的残酷往往会改变一个人的坚守与底线。但是这些不应该成为开脱的理由,行业本身是存在问题,但是置自己与他人的安全于不顾本身就是大错特错。

这场悲剧,到底是偶然性的安全事故,还是必然性的安全隐患的爆发?是质量问题,还是超载,抑或是两种问题的“共振”?这是事故调查必须给出的答案。但悲剧背后所暴露出的本质是城市基建的无比脆弱、道路监管者的玩忽职守、重卡司机的无奈与自私。结果无法逆转,更值得我们深思的是怎样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每当悲剧发生,就义正言辞的声讨,处罚那些“表面上”的承错之人。

一场事故,跌下的高架还可以重建,但是如果人心继续跌下,那么想要重新将其挽回将会难上加难。至于未来,是继续放任不管还是就此反思,出台更加完善的监管体系,并制定执行者与被执行者的惩罚措施,相信明人自知。

天灾无法避免,人祸可以预防,请把不要再因为某些人与某些环节的过失,导致无辜之人因此受难,谁能对他们真正负责?逝者已去,愿他们安息,也向参与救援的相关工作者致敬。

分享到:
12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