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I 那个被戈恩抛下的“老实人”

原创 文/北岸 时间:2020-01-13 22:26

他坚信终有真相大白的一天,但这一天究竟何时到来,随着戈恩的逃逸,凯利的审判又被蒙上了一层新的阴影。

“他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

“我们不能忘记他的苦难经历。”

“因为他足够诚实,才会被逮捕。”

在黎巴嫩的记者发布会现场,戈恩两次提到了昔日的亲信、日产汽车前代表董事兼人力资源主管格雷格 · 凯利(Greg Kelly),他情绪激昂,反复表达了对战友的感谢和歉意。

时光拨回到一年前,格雷格 · 凯利受戈恩事件拖累,在从美国飞回日本的当天被日本当局逮捕,并在没有任何审判迹象的背景下被关押了4个月。


在成功逃往黎巴嫩后,戈恩显然很难再次获得日本司法的制裁,但他的离开却引发了后续的许多问题——

尤其是格雷格 · 凯利的命运。

在全球多位专业人士分析来看,凯利依旧是日本人质司法体系的受害者,且极有可能在戈恩出逃后独自承压,最严重或将被判处10年以上的监禁。现年63岁的凯利目前仍在日本取保候审,他被控的罪名与戈恩类似,并涉嫌 “深度参与” 了戈恩的财务不当行为,其中包括少报戈恩的工资。

日本的知名律师乡原信郎在近日表示,根据日本刑法,只有那些轻微的指控才得以在没有被告的情况下审理。戈恩的复杂案件显然不符合这一前设,因为日本检方极有可能对两个人分开审判。


每个工作日的早晨,凯利都会前往东京的律师办公室,配合着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审查近十亿页的文件。而他的妻子,唐娜·林恩·凯利(Donna Lynn Kelly)则会照常去上日语课,因为这决定了她在未来几年能否继续自由往返日本和美国。

这就是等待审判的凯利夫妻的日常生活。

凯利的审判此前定于今年4月进行,但是在戈恩圣诞前夕闪电离开日本之后,原定的庭审时间又增加了些不确定性。据《金融时报》报道,未来几天的凯利预审听证会,可能会透露更多正式审判的信息。

早在2018年11月被捕时,凯利的护照就被警方拿走了。作为戈恩的同僚、日产名义上负责内部审计的人,他一直努力就刑事指控为自己辩护,并对外声称自己是无辜的,唯一的愿望就是回到美国田纳西州的家中。

现年63岁的他患有脊柱疾病,被捕后的承压一度加重了病情,时常四肢无力,步态不稳,有几次甚至摔倒在地。


在黎巴嫩的贝鲁特,戈恩在繁华地段拥有一座粉红色的豪华别墅,他在日本东京也有几处高端房产,但反观凯利,他现在住在东京的一所公寓里。据日媒报道,公寓的房子面积不大,但干净整洁。

在被捕以前,戈恩频繁在全球飞来飞去,是天之骄子,是张扬强势的公众人物,几乎每天都有机会置身聚光灯下。但凯利却相反,平日的生活却颇为低调平淡,接近他的密友回忆,凯利一家的生活非常美国化,开销并不奢侈。

可现在,他被困日本,命运未卜。因为无法去往国外,凯利甚至没能到西雅图亲自见一面新诞生的孙子。

目前,凯利的妻子依旧可以去美国探亲,但她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东京和丈夫一起度过。她必须每天都花费几个小时在学习日语上,因为这将影响到后续签证的成功率,如果最终的分数不理想,她极有可能被迫离开日本,无法和丈夫自由见面。


凯利曾是一名律师,在1988年加入日产。他和妻子早年在美国育有两个孩子,直到二十年后的2008年,一家的命运发生了重大转折。

彼时,凯利以日产人力资源部高级管理人员的身份得到了升迁,决定将妻儿带到日本一起生活。他后来于2012年履新日产的高级副总裁,并成功加入了公司董事会,成为日产的首位美国籍董事,并在磨合中逐渐成为戈恩最信任的高管。

实际上,凯利已于2015年退休到田纳西州,但仍保留着董事席位。夫妻俩此前一直在讨论退休后的生活,他们向往着在日本轻松做兼职的可能性,但所有的一切期待,都随着戈恩被捕彻底粉碎。

凯利在接受据日本杂志《文艺春秋》(Bungei Shunju)的采访时回忆,2018年的冬天,一名日产的高管敦促他回日本参加董事会会议。彼时的他正准备接受脊柱手术,几番推辞,不愿启程。

但是,这位日产的官员却坚持要他亲自前来,并保证公司会派飞机来接送,并许诺会议将在三天时间内结束,让他赶上即将到来的感恩节。

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在抵达东京几分钟后,凯利被捕了。

接下来的34天里,凯利被关在东京拘留所的牢房里,睡在地板的简易床铺上。虽然他最终在东京接受了脊椎手术,但后续巨大的精神压力几度将其压垮,健康状况急转直下。

2019年9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指控凯利、戈恩和日产违反了美国的信息披露法律。凯利同意支付10万美元,并接受一项为期五年的禁令:禁止他担任任何一家美国上市公司的高管,以便在不承认或否认罪行的情况下终结指控。

“真相会大白的。”

凯利在一次公开视频中表态,他被错误地指控为内部腐败的一部分,并成为这一事件的牺牲品。但他依旧对外坦白,为服务于日产感到自豪,“能为这家公司工作30多年,这是一种荣誉。”

戈恩逃离了,留下了凯利。在等待审判的这些时间,凯利依旧要处理检方送来立案的堆积如山的文件,每天都必须花费几个小时在律师事务所。

因为戈恩和凯利的相关案件,日本的司法体系目前已受到业界的批评和质疑。2019年4月,曾有1000多名日本学者和律师、包括戈恩的律师弘中惇一郎(Junichiro  Hironaka)在内联名签署了人权观察组织的一封信,批评日本的“人质司法”制度。

只是在日本产经媒体的笔下,这位曾经与戈恩一道叱咤一时的日产高管,正在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衰老。他坚信终有真相大白的一天,但这一天究竟何时到来,随着戈恩的逃逸,凯利的审判又被蒙上了一层新的阴影。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汽车公社

一句话点评